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媒体鼓噪起的互联网终冲击了全世界也包括

2019-03-02 16:10:41

享有合众国第四权力之称的那些严肃媒介,百年来一直掌握在东海岸的传统家族手上。而今天,西海岸的新贵们迅速崛起,北美十三州的天下早已成为过去,《华盛顿邮报》的核心资产(生产)次从格雷厄姆家族手中交给IT弄潮儿。这被美国媒体解读为,硅谷的新贵,正在逐步接收和蚕食东海岸传统精英们的文化、政治影响力。只有理解这一点,才想象得到,一起媒体行业的并购案在美国所掀起的舆论狂潮。

传统媒体的几种出路

回到收购本身,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买下《华盛顿邮报》,被很多人认为是电子化时代知名媒体寻求生存的又一高潮。

媒体鼓噪起的互联网终冲击了全世界也包括

而在此之前,传统媒体,特别是严肃报刊寻求出路大致有以下几种路径:

一种出路是卖给那些痴情油墨的粉丝,当然他们一定得是商界大佬,有钱是基础。譬如2010年,《周刊》以1美元价格出售给91岁美国大亨、慈善家西德尼·哈曼。在哈曼手上,《周刊》没能华丽转身。他所干的事,更像是一种近似回味业的乡愁和荣光——回到传统、坚守旧有的模式可歌可泣、很感人,可惜没有出路。老者哈曼心愿已了,安详去世,《周刊》而今也再次易手,并从2013年开始终结了印刷时代。

还有一条路,卖给完全意义上的商业财经资讯、数据服务机构或者商人,譬如路透社、彭博社还有默多克的集团。但显然,这样的结局,无论对于《华盛顿邮报》还是《纽约时报》,或者有着较为清晰数字化战略的英国《金融时报》而言,都不是他们期待的。不仅如此,这对于公众而言也不是好事。因为完全意义上的商人,与邮报这样公众信息的基础设施,存在天然的价值冲突。短视的商人与政客的苟且可能性较大,若此,未来英国《卫报》和邮报这样的严肃媒体,还有可能曝光斯诺登事件么?就像曾长期担任培生集团(英国《金融时报》母公司)首席执行官的马乔里·斯卡尔迪诺(Marjorie Scardino)曾经说的,只有“我死了”才有可能出售英国《金融时报》。

另外还有一条狭窄的路,少量媒体有机会成为基金会的“门客”。左翼传媒英国《卫报》是典型代表,它的所有报道和评论中总是透出浓浓的公平和自由味道。有助于社会进步,这样的信念和福特基金会、索罗斯基金会等公益机构的理念不谋而合,他们总愿意赞助这样的媒体和媒体人。

严肃媒体贩卖的不仅仅是商品,也是一种具备社会价值的公共信息产品。而其本身,正是保证公共信息得以自由、流通的基础性设施,这和航空、铁路、公路的重要性其实是一样的。值得庆幸的是,屡屡传言中的路透社、彭博社将分别收购《纽约时报》、FT的事情迄今没有发生。当然也有不幸的,商人默多克将《华尔街》揽入怀中。

模式已死,永生

传统业的商业模式已经走向末路,但要区分开的是,和资讯本身并未走向穷途。任何时代,严肃而专业的服务机构总是有市场的,就像今天华尔街、伦敦金融城控制和主宰下的世界,反倒是刺激了路透社和彭博社这样金融财经信息服务商的崛起。但,未来包括今天,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你必须确信,技术的变革注定了大众传媒不再是资讯和信息的垄断者。

一方面,专业、分众,或者直接具备商业或者其他价值的信息,将有出路。譬如彭博的数据终端,全世界金融行业都已经离不开。按照2012年的数据,彭博社约85%的营收来自其31.5万个终端订户,而彭博终端的单价高达2万美元/年。布隆伯格250亿美元的个人财富就是这样而来,让传统业羡慕的彭博员工福利,也是靠这个支撑。

另一方面,严肃的生产、发布形态、介质、周期必然发生变化,而这其实一定会诞生新的商业模式。事实上,包括邮报在内,欧美的传统大报大刊在数字化时代都已做了很多努力和尝试。目前而言,除了FT和《纽约时报》的技术努力似乎获得一定回报外,大部分媒体实际已经败下阵来,而即便是FT、《纽约时报》是否能够坚持下去,他们自己恐怕也很迷茫。

贝索斯能做什么?

比较而言,贝索斯收购邮报,对于传统媒体来说,算是哪一种出路呢?从贝索斯过去的“烧钱”历史、微利直至发大财的路径来看,他不会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更不会只是把邮报当做一个玩具。作为交易的一部分,贝索斯要承担邮报现有员工的退休金计划的支付。或许贝索斯以个人名义收购邮报是想避免市场对亚马逊的看法,也或许他还有更大的野心,试图开创和探索机构新的生产、发布和商业盈利模式。

贝索斯的不同在于,他一直是个颠覆者。从上卖书到卖一切,直至提供内容原创、出版等云服务。而亚马逊的数据库,几乎保证了他能对全世界大部分互联用户进行技术分析,用户需要什么资讯,何时需要都可以被满足。而Kindle和其他平板、智能终端的出现,决定了小额支付获得资讯和不是没有可能。要认清的是,贝索斯不是华尔街的思维方式,更不是华盛顿的思维模式,他擅长的是用硅谷的方式重塑一切,包括业。

还有一点,无论你承认还是不承认,那些来自西海岸的IT信息行业精英,通常都是自由的坚定信仰和捍卫者。而这恰恰与严肃媒介的基因具有共性。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皆是如此,很有趣的是,贝索斯同样如此。更有趣的是,回溯IT互联行业的勃兴,当初媒体的鼓噪功不可没,这导致了市盈率泡沫,也有风投受骗上当,但这些故事的合流结果是,互联长大了。今天互联冲击着全世界所有地方、行业——包括政治、国家治理和商业领域的保守和壁垒。

一个互联时代的弄潮儿,可以颠覆一切,可以重塑一切。重塑《华盛顿邮报》,颠覆传统模式,探索和引领电子化时代业的商业模式试验即将开始。贝索斯或许不是成功的那个人,但成功者一定是站在他的肩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