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法神直播间 第十一节:怀疑人生

2019年09月26日 栏目:历史

法神直播间 第十一节:怀疑人生连一把趁手武器都没有、拿了一口破锅当武器的下三滥抢匪,和上流社会的磕门石、艰深复杂的古语,这完全是风马牛

法神直播间 第十一节:怀疑人生

连一把趁手武器都没有、拿了一口破锅当武器的下三滥抢匪,和上流社会的磕门石、艰深复杂的古语,这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样东西。

一个抢匪不抢钱抢课本已经是非常令人诧异的事情了,这个抢匪竟然会古语那就更加令人惊讶了。

至于这个抢匪甚至还不懂就问……

这已经不是惊讶的程度了,而是令人怀疑人生。

“这个字怎么念?什么意思?”

诺曼把翻开的本子朝向那青年,指着上面的一个古语这样问道。

青年看着课本上的那个古语,半天没说话。

他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抢劫钱财,在他年纪还小的时候,经常被抢,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大概也是导致他现在为什么这么好斗四处结怨的原因。

不过他见过那么多坏孩子、真抢匪,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抢匪啊!

这是哪门子的抢匪啊!……

别说还未成年的这位小青年了,就是那些通过诺曼的眼睛注视着这个世界的见多识广的人们,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花式抢劫。

“”

“這主播怕不是一個傻|逼吧?”

“哈哈哈,打劫知識,沒想到主播還是個知識型劫匪!”

“文化人的事,能叫搶劫嗎?你們的用詞都有錯漏,這應該是文化交流。”

“說傻\逼的,你自己才怕是智商不夠吧?主播可比你聰明多了,要是真搶了錢惹來治安官,可有得他受的,相反,像現在這樣直接搶劫知識就聰明多了,真要被抓起來也空口無憑,完全不能判他搶劫。”

“前面的那位你怕是解讀過度了吧?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的法律根本不瞭解,也許這個世界完全不需要用證據就能定罪呢?”

“我倒是比較擔心主播會不會因此惹到什麽大人物,畢竟在這個世界能學中文的,應該都是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家,搞不好這幾個傢伙裡面就有什麽大人物的子女。”

“黑衣大奶直播間,10029,未成年不要來,怕你受不了。”

“打廣告的滾啊!”

……

“说话!”

诺曼抓着课本往他脑袋上敲了一下,总算把青年的思绪拉了回来。

虽然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事情发生,但是迫于诺曼的武力,青年还是乖乖地答道:“这是‘眼’,就是眼睛的意思……”

“唔……”

诺曼把课本拿了回来,看着上面的那个古语,跟着念了几次。

他第一次发音还很奇怪,不像“眼”,倒像是“俺”了,这音都歪到姥姥家去了。这也让青年在震惊之中也不忘耻笑了一把:这什么奇怪的发音?

可是诺曼的第二声,已经是“银”了。

而到第三声,则是完完全全的“眼”,不仅比青年刚才示范得要正宗,甚至和富兰克林先生的发音都不相上下了!

这让青年眼睛瞪得老大。

很明显,这抢匪之前并不认识这个古语,现在是第一次接触,可他怎么只用了三声的时间,就彻底掌握了这个发音?!

要知道,青年自己到现在这个“眼”的发音都还没这么正宗呢,舌头总是打架,绕不过来,而且这还是青年已经在这个古语上花了半年功夫的结果!

半年的苦功,竟然比不上这人三声的功夫?

青年忍不住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而诺曼又发了第四声。

“眼。”

青年的瞳孔猛地睁大了。

诺曼的这一声,已经不是和富兰克林先生不相上下的水准了,而是更为纯正醇厚,光是听,就让人感觉很舒服,没有半点别扭的感觉。

给人这种感觉的古语发音,青年这辈子倒是听过一次——那是在巴内斯大公莱克公爵三女儿的18岁成人晚宴上,他曾有幸参加,在人群的边缘他听到过这样的发音。

可当时发出这种古语发音的,可是卡德纳斯总教区的都主教马伦主教啊!而现在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个穿着滑稽宛若小丑的野蛮抢匪……

青年已经神志模糊了。

诺曼却不知道这四人中的带头大哥想了这么多,他只是抓紧时间辨认着自己不认识的古语,然后让这几个家伙给他解答。其中还遇到过他们几个意见不一的情况,一个说这古语是那个意思,一个又说这古语是这个意思,一个说这古语是这种发音,一个又说这古语是那种发音,最后还是诺曼结合自己从身体里所听到看到的情况,逐一帮他们统一了意见

法神直播间  第十一节:怀疑人生

就这样一边问他们,一边结合自己脑海里所听到看到的反馈来学习,诺曼一本一本地学习了下去……

这几个家伙论对于古语的学习热情和勤奋显然没有佩姬高,但是富兰克林明显比本森学识要渊博,这几个家伙课本上记录着的古语可不止佩姬当初展示给他看的那48个。从这几个小子身上,诺曼又新学到了好些个新的古语,再一次地拓宽了自己的古语知识面。

而且诺曼发现,富兰克林先生的这几位学生的课本上截止到空白部分的前面几页,甚至出现了词汇的内容。

嗯,一个古语写在前面,然后后面是两个半月的符号圈起来的空格,看模样,可能是想让人把正确的古语填写在里面,组成一个正确的词汇。

佩姬不是说过,词汇对她来说还太难了吗?可别人家富兰克林的学生们都已经开始学习了呢。有这样的教学水平差距在那里,也就难怪佩姬考了好几年都没能考进去卡德纳斯教会学校了。

这也让诺曼对于自己通过卡德纳斯教会学校的入学考试的信心又增强了一点。

他之前听到佩姬考了好几年都没能考进去,还有些担心那入学考试的难度会不会太大了,现在一看,佩姬之所以考不过完全就只是自身的原因而已。

而看着学着,诺曼突然眉头一皱,指着上面的一个词汇填空说道:“这里写错了。”

富兰克林的这四位学生除了最小的那位满脸好奇地看着这位抢匪先生,其他的三位都是一脸木然。

他们已经被这位神奇抢匪先生吃饭一样的古语学习速度给震惊到麻木了,怕是很难再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们惊讶了。

但是他们显然忘记了诺曼刚才是怎么一次次地震惊到他们的了。

“‘拳汗’是什么东西?这里显然应该是一个‘頭’,‘拳頭’才对。”

诺曼指着那个不知道是谁写在空格里的古语说道。

青年两眼一翻白,神志模糊地差点晕了过去。

他还清楚地记得,“頭”这个古语还是自己刚刚才教给面前这个抢匪的,结果一转眼的功夫,这个抢匪不但记住了这个古语、掌握了超标准的发音和意思,甚至还能用这个古语来做组词这种超高难度的古语练习了?

他大概是在做梦。

吉首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吉首妇科
吉首妇科医院
吉首妇科医院哪家好
吉首好的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