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极品剑师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2020年01月06日 栏目:生活

极品剑师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梅老头觉得自己最近简直倒霉极了,不但要忍受着山上那帮小兔崽子三番五次的前来骚扰,还有尽量

极品剑师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梅老头觉得自己最近简直倒霉极了,不但要忍受着山上那帮小兔崽子三番五次的前来骚扰,还有尽量的安抚越来越暴怒的老伴儿。请大家看最全!

没办法,谁让自己打不过别人呢。

想当时自己气势汹汹的前去山上找回场子,却正巧见着了个比自己还早些上门挑战的家伙,于是很自然的便见到了那山贼二当家的恐怖一剑,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挑战的修士一剑身死,梅老头则灰溜溜的逃回了自己的小窝,这窝囊的行径自然使得他的老伴儿很是不喜。

这里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慧院的土地,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了慧院,但也绝不能容许宵小猖獗不是?

曾经同样身为慧院弟子的梅老太虽然不好直接将其洒在梅老头身上,但那总是板着的脸与那做什么事情都一反常态的气恼样子,简直比直接痛快的骂梅老头一顿还让他难受。

“啪!”,梅老太将筷子拍在桌子上,指着桌上的小菜,道:“这个淡了,这个又太咸,我说你能不能做事认真一些,仔细一些,连炒个菜都这么难吗?”

梅老头心虚的每一样菜都尝了一口,这才道:“但我吃着,这里每一样菜都挺合适的。”

“这么说来,你觉得不是你自己的问题,而是我的舌头有问题咯?”

梅老头埋头掰饭,他知道这时候绝不能再接话下去了,只因再说下去的话,他都有些忍不住想要再大吵一架了。

“哟呀,老东西,出来交占地税咯!”

这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马蹄声,紧接着便是一声令人厌恶的嗓音响起,但听到这人的声音之后,梅老头反而没来由的松了口气,只因比起应付门外的那些小兔崽子,与现状的梅老太吃饭显得更叫人痛苦。

“哈哈,收占地税的来了。”

“前天不是才来过吗,怎么今天又来?还有,别人叫你白给银子,你高兴个什么劲儿?”

梅老太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狠狠的刮了梅老头一眼。

梅老头精神奔溃道:“岂有此理,居然重复收税,看我不拿银子砸死你们这帮小兔崽子。”

“......”

梅老太用看白痴的眼神望着梅老头,像是在说“这老头子没救了”。

“嗨,各位爷,今儿是什么风又将你们几位给吹来啦?”

梅老头刚走出门,整个人就像立即换了个人似得,一边为着领头的一字眉牵马,一边热切的问道。

“啪”,一巴掌拍开梅老头的手,一字眉眉头一竖,冲着梅老头气愤,道:“老东西,你可以啊,居然敢骗到虎爷我头上来了?”

梅老头先是一惊,待理清一字眉话里的意思之后,立即一脸不解的说道:“原来是虎爷,失敬失敬,只是就算再多给我一百个胆子,老头子我也不敢算计到虎爷您的头上啊,我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恩。”

一字眉很是受用的点头道:“虎爷我呢也是个特好说话的人,即使在你上交的银子里发现了造假的银票,相信也不老东西你老眼昏花一时不察。”

“是是是,虎爷明鉴。”

“但既然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心,要是因为无心之举就不给予惩罚,那以后岂不是乱了规矩,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一字眉耐着性子温和的说道,但此时的梅老头却已然感觉到了丝丝冷意。

“那......那不知老头子该怎么做呢?”

“简单!”

一字眉大方的说道:“本来按照规定应该直接处死的,但是呢,经过我的一番游说,我们老大终于答应,只要老东西你给出本月十倍的占地税的话,这场误会就这么结了,你看怎么样?”

虽然一字眉的要求既苛刻又无理取闹,甚至梅老头觉得那家伙很有可能是不知道怎么的胡乱花光了银子,想要在他们老两口的身上找回空缺呢,但既然已经决定忍一时风平浪静,又怎么可以如此简单的就打破这份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安宁?

可正当他想要出声应是的时候,梅老太却难得的推开了屋门,以往靓丽的佳人早已不在,但即便梅老太的皱纹再深,头发再白,在梅老头眼里,她还是原来的那个她。

“不怎么样!”

梅老头瞪眼,没想到梅老太第一句话便是这样,这是要撕破脸的节奏,但他却来不及阻止,也不愿阻止,只因只要是梅老太的决定,即便是明知必死的局,他还是会坚定的走下去,这跟当初慧院遇难,他一定要前去一样,谁也阻止不了。

“什......什么?!”

一字眉故意将手掌放到自己的耳朵后边,侧着脑袋一副没听清楚的样子,但场中任谁都知道,他是一字不漏的听的清清楚楚的,如此作为,只是尝试着施舍给弱小者一次机会罢了。

可梅老太显然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也没有改变主意的心思,既然对方的耳朵看起来不怎么好用,那么她便大着声音,一字一顿道:“我说,我们要抗税,你们,赶紧滚!”

一字眉脸上保持着的笑容消失,温和的眼神这时候也变成了凶狠,他盯着面前这个与他胸膛齐高的老太太,道:“知道我们是谁吗?”

梅老头见势不妙,很自然的将梅老太护在身后。

“我们可是山贼啊,山贼知道吗?”

一字眉恶狠狠地俯视着身前的两个老人,肆意道:“那可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职业,但是咱们的二当家实在是个仁慈当家,终于还是想出了一个折中的法子,既不用死人又不用我们拿起刀子,这当然是叫占地税了,可是要有人不配合我们的工作的话,我们这些做小的的自然会很困扰的。”

“够了,我家老婆子身子弱,要是受到了惊吓,你们统统拿命来赔,怕都不够呢。”

梅老头拍了拍梅老太的肩,而后温和的说道:“赶紧回去把饭给吃了,今天的清蒸鲤鱼不错,但要是凉了,就不好吃了。”

梅老太用看死人一般的眼神望向一字眉等一行人,这才干脆的转身进屋,道:“弄得干净一些,我可不想出门的时候闻到血腥味。”

“恩恩,一定一定。”

梅老头不住的点头应道,像是根本就不曾在意过一字眉等人的感受一样。

这样的无视自然使得一字眉颜面扫地,他决定还是以最直接的方式来告诉这两个老东西山贼的意义。

刀,一字眉的武器,说实话,跟着二当家以后,真的很少再动这东西了,但有些事物却早已刻进骨子里,即便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不曾一用,却只需重新回到自己的手里,便能够绽放出以往的光彩。

以前的时候,一字眉还不清楚,但这一刻他却知道,自己的刀还是以前的刀。

无需多言,他一马当先,冲向了正缓步走来的老人,这感觉简直就是在杀鸡用牛刀,但是既然选择动手,那就意味着只有一方身死才能中了,狮子搏兔亦尽全力,一字眉可不会因为敌人弱小就掉以轻心。

这两个老人看似平凡,但平凡的老夫妻何时能大胆到将山贼都不放在眼里了?谨慎小心,这是在刀口上过日子能否过的长久的最佳秘诀。

可在神剑榜第一的梅老头面前,这些小心思,这点点的谨慎小心,显然远远还不够,只见梅老头散漫的身影突然在众人眼前消失,等他再出现时,已然到了人群的后方,他手里有一片绿叶,已然呈现出深绿,连一丝的血迹都不曾见到,但他身后的山贼们却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一字眉并没有倒下,只因老人根本就没打算让他也跟着死。

“麻烦把尸体都清理了,我得回家吃饭去喽。”

梅老头随意的扔掉手里的树叶,而后转身朝着屋内走去。

一字眉愣愣的坐在马上良久,终于连擦肩而过的老人都不敢再生出一丝杀机,待老人进屋之后,他老老实实的将六具同伴的尸体用马拖走,地上的雪恰好被当做了毯子,不至于留下什么污迹惹得老太太不满,他清楚的记得,老太太不愿意闻到血腥味,或许这就是他活下了的理由吧。

一字眉带着尸体走出了好远,终于在一处山头上,一具尸体突然爆开,接着余下的五具同样爆出了血花,弄得他满脸满身都是,但他还没来得及惊恐,他的眉心处终于还是出现了一丝裂痕。

裂痕很细很浅,但已然足以致命,一字眉像是完成了自己一生中最后的任务一般,倒在了血泊里。

“你还真残忍呢,居然对那些小混蛋用上了刻剑。”

梅老太见梅老头回来,丝毫不觉惊讶,反而为山贼一伙抱不平道。

“那,谁让那帮兔崽子惹你生气呢,再说想要不留下痕迹,实在也只有刻剑才能做到呢。”

的确,刻剑,剑如其名,那边是再目标位置刻上剑痕,然后根据自己的施剑元力的多少,来控制发动刻痕的时间,想要让一字眉帮忙清理了之后再死,也只有这个法子。

再则一字眉一口一个“老东西”的叫个不停,又怎么能够让其活下去,而且即便现在山贼一伙人迟早会发现此处的变故,但迟一些总该是好的吧。

“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事情既然是我挑起的,即便再一次浪迹天涯,老婆子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梅老太淡然道,像是根本就不惧怕什么江湖险恶的说法一般。

“看你说的哪里话,动手的可不正是我?而且啊,我们都成了老骨头了,可再经不起那般折腾。”

“那你的意思是不打算走,要跟那个二愣子拼个高下?”

梅老头偷笑一声,要是威名远播的二当家知道自己的名字到了老太太口里居然成了二愣子,不知该会是什么表情。

他冲着梅老太笑道:“倒也不一定这么急着让我去送死吧?”

梅老太理所当然道:“送死又怎么样?瞧你现在都窝囊成什么样子了?当初真不应该图一时之快让你归隐什么的。放心吧,即便是死,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单着的。”

梅老头瞬间眼睛里都有些湿润起来,这老太太总是不经意间就说出一些让人感动的要命的话呢。

“先吃饭,先吃饭......恩,听说李小子最近从上古道场出来了,现在估计我也已经打不过他了吧?”

......

“阿嚏!”

李贤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生病肯定不会,但一种被算计的感觉却像是乌云一般笼罩在了他头上。

“小贤子,你打喷嚏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对着我!”宋雪舞一边恶心的擦拭着自己的裙摆,一边气恼的冲着李贤抱怨道。

“......”

李贤愣神良久,这才老脸一红,尴尬道:“事发突然,实发突然。”

“哈哈,逗你的!你刚才是不是觉得特丢脸,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贤默然,其实一点也不觉得好笑好吗?

终于他还是忍不住叹息道:“小舞,你是不是感觉太无聊了,居然连这也能开玩笑?”

宋雪舞道:“谁让你们一个个跟要去刑场似得,板着个连不说,竟然这么长时间,没一个人说话。”

“好吧,不得不说这样也算是一种天赋技能......活跃气氛。”

李贤望着曲子与杜英兰嘴角的笑意,一本正经的评价道。

“所以啊,为了给予我这门新发现的天赋庆祝一番,我决定,你们从现在开始,不准再沉默,要陪着我聊天。”宋雪舞同样煞有其事的说道。

“我这不是正在与你聊了吗?”

众人又是一笑,沉闷的气氛都不经因此一扫而空。

聊天看似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有的时候却貌似很难很难,原因便是说什么,有什么样的话题?考虑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往往就是很难顺利聊天的时候,但只要有人先开了口,无论说的是什么,话题便会很自然的出现了,于是你会惊讶的发现,原来聊天其实真的很简单的。

......

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柯桥区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白癜风办法
广西牛皮癣
珠海治疗白癜风费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