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独守半座空城之寂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3日 栏目:旅游

(一)  李安的19岁生日,过得有点乱。他的一位同班女同学喝了太多的酒,以至于在李安的怀里梨花带雨地哭个不停,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说

(一)  李安的19岁生日,过得有点乱。他的一位同班女同学喝了太多的酒,以至于在李安的怀里梨花带雨地哭个不停,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说,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喜欢的是我?她说的她,是指我,李安的女朋友。  这句话让一屋子的声音消失饴尽,桌上,我买的蛋糕还散发着巧克力香气,我送的情侣项链还分别挂在我们彼此的脖子上。两个小时前我们还被朋友闹着喝了交杯酒,那时候这女子也在人群中笑,而现在,她借了酒和爱的名义躺在了李安的怀里。  我走到阳台上,空气里还是令人窒息的热。  李安追上来解释,他说,只是一点小误会。他说,喝多了酒之后的话总是不能相信的。我点着头,一脸纯白,装做无比的信任。心里却已经碎成一面旗帜,迎着风呼拉拉的响。这样俗套的故事,哪里还用的着故事里的男主角来解释。  李安浑身蛋糕的躲进浴室去洗澡,他的手机上有一条短信"我想你"。这三个字岁毫不犹豫的击伤了我,我坐在沙发上,任湿气一层层地浮上我的眼。  李安洗过澡,湿湿地贴上来,当众人的面浅浅地亲吻我,我趁他靠过来的时间,在他耳边低语,告诉他,有人说想你,李安看我,眼里有莫名的惊慌。  清晨的十字路口,李安习惯地牵了我的手过马路,这个习惯,终于让我落了泪。我失眠,在无人的时候痛哭,一日比一日的消瘦下去,而这些,李安无从察觉,他以为我会相信他的解释并且原谅他的过失。    (二)  我哥又没有来?李晴问完了这句,便拉长了脸。她的宝贝哥哥在她参加校运会腿受伤住院一个多星期里,除了天来了一次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赌气不喝我的汤,她说,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只好象小孩子一样的哄她,你哥马上就高考了,忙着学业呢。  李晴不依,大吵大闹。那你也是明年和他一起毕业,他就这点时间都没有?  我无言。李晴受伤的事,李安父母一直不知道,若听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伤岂不急坏了身子。所以,就没有告诉家里人。自然,李晴觉得受到了忽略。  李晴一把拉过我,说,嫂子,我想出一个好注意,让他天天来看我。  听完,我勉强同意。李晴和我商量好,骗李安说她的伤势有恶化的趋势,需要一大笔钱动手术。即便他在忙,也不会对她不理不顾。我本是坚决反对的,怕他耽误学习,但转念一想,让他多接触李晴多一点也好。    (三)  从医院出来已是这个城市的万家灯火时。  我匆忙地上了一辆出租车往家赶,原本我只是看着玻璃反衬出来的自己暗淡的脸,出租车外的世界红男绿女纸醉金迷,皆与我无关。我只是想李安今天补课,我是不是能赶在他回家前,然后为他做一碗他喜欢吃的面。  车窗外,是一个餐厅。临窗街窗边的位置坐满了人,很多人喜欢在临窗的位置吃饭,我一向认为这是一个愚蠢的行为,吃饭终究是一件隐秘的事,吃相或一起吃饭的人,都是自己的隐私。特别是一个男生带着女朋友以外的女生吃饭的时候,更是不应该在临窗,因为很容易被坐在马路上某一辆车里的女朋友看到,难免东窗事发,引出严重后果。  一个女人从我前面的那辆车里打开车门飞奔入那个餐厅,先是一把掀开了临窗一对情侣面前的美味,然后抓住另一个女生的头发,几个耳光扇过去,那小妞都蒙了。那女人咒骂声可真高呀,骂得可难听了,而那女生估计死的心都有了,其实她应该骂她的老公,因为这件事,男人应该负主要的责任,李安同学,你说是不是?  李安坐在我对面,呼噜呼噜的吃面,我一边给他调多点酱料,一边给他讲路上的见闻。  嗯,再给我来一碗。李安对我说的见闻似乎兴趣不大,倒是胃口好的很,破例多吃了大半碗面,吃完还丝毫不吝啬赞美,朵朵,你做的面简直就是天下!  李安的赞美我微笑着收下了,他高考复习资料上那个隐约的名字,我也沉默着不去在意了,刚才在车窗外和一个女孩手拉着手匆匆离开的背影,我也假装忽略了。  饭后,李安听说李晴要做手术,也慌了。李安抱着我安慰,有我呢,有我呢。  他大概累了,倒在沙发上就睡了。两点,李安惊醒,问我,如果我找了别的女孩你会原谅我么?  我说,你怎会?  好一阵他都辗转难眠,好不容易睡,,却大喊大叫地醒来,李安满头大汗的问我,朵朵,我说梦话了吗?  我说,没有,你很少说梦话。  我撒谎了。其实李安是经常说梦话的,今天他喊的是,小香,你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谁是小香?    (四)  未想到小香会约我见面。  我承认我很紧张,这个女人既然约我见面,肯定是做足了准备。哈,我还当天下只有我聪明,想必就似我很了解小香名叫许香织,李安的初恋,家庭背景强大,一个时时为讨李安开心而步步为营的女生。  李安怎知,他自以为两个互不相干的女生已经在背地里暗战无数,此刻,正是重要关头。  我就穿了简单的小巧收腰的白衬衫,我不胖,我只是有点憔悴。而坐在我对面的女子,容光焕发,美目流盼,她的笑,得体到得意,朵颐,我是许香织。  你听你听,她明明知道我是李安的女友,她不称我为肖朵颐,而是唤我的名字。  你离开吧,我跟李安才是情投意合!她在说她约我的目的。  我终于抬头,看着她美丽到完美无缺的眼睛,我轻轻地说,你要是有这个把握,干吗不叫他自己跟你在一起,跟我说,有用么?  她沉默半响,缓缓起身离开。  我手心,汗湿津津,我庆幸,我反击成功了。    (五)  李安变得很丧气,李晴都感觉到了,她说,是不是骗他骗得太过分了?我向她保证,我一定会处理好的。李晴便又安心的享受起李安的嘘寒问暖了。  李安出去的时候,我用了他的手机给许香织,一个用钱做为条件的女人,我为什么要和她在一起。许香织回显然也回的很生气,一个没有钱的男人,你以为我会让他做我男朋友吗?  这样的信息,李安看了一定会很生气,所以,我把它们删除了。  然后我对回来的李安说,刚刚我已经打电话给我爸妈,他们会帮我们,你别担心了。  李安紧紧抱我,谢谢你,朵朵。  我轻轻叹息,现在的人真是,一提钱,谁对你真心,就全清楚了。  良久,听到李安重重的叹息,哎,是呀。  李安拿着获奖证书在我面前一晃。我笑着说,我相信李安同学是棒的。李安笑了,笑容里是感动,也是如释重负。当爱情遇到金钱,人人平等,付出多少,就会有回报,没有付出就不会得到。李安从不是愚笨的人,一个在他困难时不愿伸手援助的人,纵然在美丽,也只能分道扬镳。  或者,李安是喜欢许香织的,否则也不会在梦里都记挂她的名字,若不是许香织使小动作让李安死心,今天还不定弄出什么局面。  李安说,千万不要用钱考验爱情,一副后知后觉的感慨。  我笑了笑,假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们之间有过什么样的暗涌我已经不想仔细翻究,我不想考验爱情。我只要现在,现世安稳,生活静好,将来有份好的工作,便已经足够。  安排李晴假手术那天,刚巧学校有事李安走不开,我和李晴都送了一口气。维持任何谎言,包括善意的谎言都不是是一件容易的事,晚上,李安匆匆赶往医院,对我细心照料李晴很是感激。  他的衣服上,挂了一根长长的头发。  我沉默着把衣服烟草味洗成淡淡的柠檬香。然后拿出给李安新买的衬衣。  李安说,新衣服真舒服,我说,有点贵呢。他心疼的再次抱抱我。  晚上,李安问我,朵朵,如果我们因为钱分开,你会恨我吗?我没有笑他问的很愚蠢,我说,我们不会分开的。  李安笑的很虚弱,我的心也很虚弱,他动摇了。    (六)  十月长假,我开始尝试着一个人旅行,漫无目的的坐车,从城东到城西,单线耗行约57分钟。末班车是晚间10点30分从城西开往城东,中间路过集市区,商业区抵达僻静的公交站,车里有着空无一人的尴尬,偶尔寂寞,但也习以为常。  当那个有着挺拔的肩和温暖的手心叫做白从戈的男生在深夜劳动街边捡到我时,他的眼里有怜惜的光,诚恳无比。他站在我身边不走,他看我,然后说,我带你回去吧,让你借住一晚。  如果对方换成了任何不是他的男子,我肯定认为这人是明目张胆的心怀不轨,但我无法将他的坏意跟安静沉稳联系在一起。于是我点头,任他牵着我的手走了几条马路,像个听话又无比依赖的孩子,不问他的去处与归途,直到他把我领到他的家。  进了门,我的酒已经半醒了。眼前的男子问我,跟我同住一个房,你害怕吗?  我摇摇头。他又说,厨房里有菜刀,杂物间有板砖,你可以挑一样,或者两样都行。我先前以为,这世上没有一心一意地爱着一个人更干净纯粹的事情了。我以为我在相信爱情的时候遇见了李安,便是有着无私的没有经过光阴洗涤与熏染的亲近,哪儿知道这只是我一个人的清白。这个忽然得出的爱情理论重重地伤了我,我无处慰藉自己,而这个叫白从戈的男孩给了我一个释放的理由,更何况他如此坦荡,我为什么要害怕?  他说,我知道你只是想借个肩膀靠靠,与放纵无关。  我站在客厅的中央,有些不知所措,原来这个男生如此轻易地看透了我无望的悲伤。  打李安的手机,我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呢喃。  我满心的悲伤开了花,浓重的色彩挥毫泼墨般浇灌下来,一层层地让我无法呼吸。白从戈端着茶杯跑过来,低低地说,我得接着它,在我面前流泪的女生不常见。  我拿着电话,先是哭然后是笑像复读机一样的嗯嗯嗯。  这是我次一夜未归,我也果真借了他的肩膀。白从戈的怀抱很温暖,以至于我睡了长长一觉,这是个好男生,他在我哭泣的时候是沉默的,但是,他的手臂始终环着我,这个姿势让我温暖无比。    (七)  我坐早的班车回城东,忐忑着如何解释这一夜的去向。屋子是空的,床上没有人睡过,我在路上纠结的那些理由全部用不到。李安不在,打开我的手机,这一夜,没有一条信息。  他不在,这城便成了空城,他不在,我的心也成了空的。  凌晨三点,李安回来了。  房子里自此之后便是大段的沉默,我有时候会歇斯底里地发作,像个失去理智的人追问他事情的始末。他给我的是简单不过的解释,即使我对那个女子用不堪的词,即使我神经质地把她送给他的东西砸掉,他依然保持他的涵养,这让我的愤怒找不到方向,他终用沉默一点点将我的自尊碾碎。  我在一个清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黑的眼圈,黄的脸色,完全是另一个女孩的模样。  我跟白从戈说,想去他那,他说,你来吧,我一直在等你。  这个男生是我的慰藉,在李安给我无言的伤害时,我经常想起他,他的肩膀以及能够一眼将人看透的犀利。而且,他的房子干净整洁没有女子的香气,我知道任何时候发信息给他,我都回复的及时,没有任何的不方便,这些都让我安慰至极。  我给白丛戈发信息。我说,离开之后,我忽然想念你的怀抱无比的想念。  于是,他来了。从黄昏到黎明,他带我从东逛到西,吃很多特色的小吃。  他常说,你太瘦了,长胖一点,就可以抵抗伤悲了。  这是个凌厉的男生,他能一眼看穿我的心思。白从戈陪了我两个白天一个夜晚。白天,我跟他漫无目的地游逛。夜晚,我便借了他的肩在客厅的地板上坐好久,看一张张的碟片,他的手边始终有纸巾静候,因为我总为那些不知道悲伤的情节不可揭制地落泪。  我像只小兽一样靠着白从戈,想借取他的一点能量和热度。他能做的只有用炙热不过的手臂抱我,然后我在他的肩上沉沉睡去。  我在两个地方游走,它们隔了半个城市的距离,我在两个男生之间游走,他们只隔了一个怀抱的距离。  我在他的身边来来走走,总会在某一日跟他满城乱跑,然后温婉离去。我迷上了刘若英的《成全》,打算新年的时候唱给李安听,然后离开。直到有一日,我听到李安在我身边唇齿不清的呢喃,他给你的,好过我吗?。  李安指的他,指白从戈。    (八)  街边夜市还在喧嚣,灯光亦正浓。  白从戈送我回家,正欲上楼,望路口一憋,转角不远处,灯光下,李安站在那,我转身返回来,对着李安笑,我们回家。  李安望白从戈一眼,一直没有说话,到了门前,对我说,以后不要参加什么聚会了,若去,叫上我。  我问,为什么?李安坦白,我嫉妒了。  好。我欢快的应了一声,逼着他吃下买来的一小块蛋糕,半开玩笑,我在里面下了感情的毒,若你离开我,会肚子疼的。  李安的回答也是半真半假,不会的,没有人会比你更好,你记住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他大口吃下,我低头,泪盈于睫。  白从戈常说我是个好女人,给我熬很浓稠的汤,然后扬起眉毛说,朵颐,你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女孩子。  我不再让白丛戈找我。  我也找不到白从戈了,我知道李安的归来是因为他知道了我的好;我也知道白从戈的离去或许只是因为他哪里归来的女友。只是,太过苍白的事实有时候让人很心疼。  李安给我过的岁月无人代替,而白从戈从来不是我的救赎。    (九)  圣诞夜,满城点燃喜庆祥和的礼炮,我一个人坐在窗前,只看得见满城的徇烂,却听不到声音。我的耳朵彻底失聪了,在这个圣诞夜。  李安走的很辉煌,他有他的梦想,与我无关,而我的生活和谁有关?李安问我愿不愿意跟他白头偕老,我撒谎了,我说我喜欢白丛戈,李安就走了。我在毕业前体检发现左耳有问题时,我就知道李安只是闯入我生命的一个梦,试想一下,这样的我该如何配站李安身边呢?  李安给我发了一封邮件,他说,北京的天安门好壮观,新的学府真漂亮,隔壁一个女孩子每天都给他冲泡正宗的龙井茶,并打算再过几年大学毕业就娶她回家生几个胖娃娃。李安说,你跟他还好吗?  我按了删除键。  一个月前,报纸上写着有个叫白从戈的男孩在城东到城西的倒数第三站的一张广告牌下等人,风很大,新装的广告牌被吹落,砸在他身上,重伤不治。  散落的花束卡片上还写着:朵颐,生日快乐。  即使什么也听不见,至少可以看得见赤橙黄绿青蓝紫。我站在倒数三站的站台下,想像那时候白从戈就站在这儿寻思着怎么让我过一个快乐的成年礼,想着白从戈热情洋溢的脸,就真的不寂寞了。  小巷里的大爷大妈比以往更吵闹,我就在这样时刻里失去了两个男生,一个永远不会回来,一个回来了也没永远。 共 554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割包皮手术有那些步骤
黑龙江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上一页:我的爱情5

下一页:森林7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