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十界主宰正文正文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风月楼

2020年01月24日 栏目:旅游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风月楼“没想到你还认得我,真叫人开心啊。.”宫裙妇人微笑道。叶飞闻言,捂着伤口缓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风月楼

“没想到你还认得我,真叫人开心啊。

.”

宫裙妇人微笑道。

叶飞闻言,捂着伤口缓缓吐出一口气,沉声道:“怎么可能会忘,当初在那群怪人中,只有你一个女子,而且围攻对战之时,还对我手下留情了好几次,虽然其他人也是手下留情,但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咯咯。”

宫裙妇人掩嘴一笑,忍不住颇具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你竟瞧出来了,不过我们五行使可不是什么怪人呀……”

“反正当时对我来说,你们就是一群怪人。”

叶飞耸了耸肩,似乎一点不怕得罪人。

这名宫裙美妇,的确是叶飞曾经见过的故人,还是在他第一次去麒麟府时遇到的。

水姑姑。

五行使之中的一员,月月的亲密护卫。

当初,在月月的姐姐,那名白衣女子的带领下,他们假装恶人,在麒麟府的一处小巷内围攻了叶飞。

虽然没有下重手,但叶飞对于他们的恐怖实力,以及那精妙的阵法配合,都记忆尤深。

却是没想到,他们会在这里遇到,而且还是以这样的形式。

叶飞吐出一口气,瞥了水姑姑一眼后,沉声道:“我没想到,这里是你们的住所,也无意冒犯,就此别过了!”

说着,他捂着左肋上的伤口,转身便要离去。

然而,水姑姑却是以一种诡异的手段,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速度奇快无比,简直就像是在瞬移一样。

“别急着走嘛,难得故人重逢不是?”

水姑姑微微一笑道。

“……”

叶飞皱起眉头,沉声问道:“为何要拦着我?”

“呵呵,不要对我有这么大的戒心嘛,毕竟你曾经帮助过我家小月月,我们不是敌人,相反应该算是朋友,不是吗?”水姑姑一脸温柔的笑意,说话的语气也是风轻云淡,温婉如流水般。

“呼!”

叶飞闻言,吐出一口气:“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只是觉得,这里很适合你来疗伤,方才你也对我所布置的景色很满意不是吗?”

水姑姑顿了顿,柔和的眸子望向叶飞的伤口,道:“这种剑伤很是少见,如果我没看错,应该是魔剑门的黑魔弑天剑法第十七式,被此剑招伤过的人,若是不及时将黑魔剑气抹除,后患无穷。虽然你用奇异之火将伤口灼烧,但此剑的剑气,却还是深入到了你的血脉之中,三日内必定发作。”

“……”

话音落下,叶飞没有说话,但他知道水姑姑说得是真的。

因为,他第三条经脉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别担心,我会助你疗伤的。”

水姑姑微笑道。

叶飞闻言,不禁沉默了一会儿:“你为什么要帮我?”

水姑姑笑了笑,颇为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温声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帮过我家月月,算是风月楼的朋友,这点小事自然是我应该做的,先别说了,随我去正殿吧,我要取一些东西为你拔出剑气。”

“……好。”

叶飞顿了顿,抱拳行礼道:“那就多谢了。”

水姑姑瞧了他一眼后,微微一笑,便莲步轻移的转身朝着花园外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便走到了花园外面。

而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位老者。

他的身形不算高大,肩上却扛着一座十余米高的假山!那般气势,宛若擎天巨人般!

“阿水,你今天这么早就修炼完了?”

山伯看着水姑姑,笑着开口问道,随后他目光向后一扫,见到叶飞的刹那,不禁一愣。

“诶!这不是……”

山伯指着叶飞,嘴巴微张着,像是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记不起来了。

“咯咯。”

水姑姑掩嘴一笑,小声提醒道:“就是‘那个’呀!月月那小丫头整天念叨着的人,你居然给忘了吗?山伯,不是我说,您的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了。”

“……可不是!”

山伯苦笑了一声,揉了揉鼻子后,叹息道:“毕竟老咯!”

说完,他又忍不住认真的看了叶飞一眼,咂嘴道:“没想到短短一年不见,这小子的修为竟然蹿升的如此之快,上次见到他的时候,其修为似乎只有九品灵使巅峰,现在却已经达到了灵王巅峰境界!嗯,如此天赋,倒也的确有资格成为月月的守护者,只可惜她现在不在,不然……”

山伯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水姑姑一个眼神制止。

后者见状一怔,随后摸着胡须笑了两声,干咳道:“不说了不说了,我还是快点把这座假山搬出去吧,小姐说这座山看起来很不合适,我觉得也就那个样嘛……”

话音落下,山伯便扛着那座假山,头也不回地走了。

叶飞看着他的背影,脸上却一片默然。

“呵呵,不用理他,跟我来吧。”

水姑姑笑容依旧道。

“呼!”

叶飞吐出一口气,沉默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不知道山伯那番话语,究竟有何意义,但看样子这些人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坏心。

而他身上的剑气隐疾,也是必须要处理掉的东西,那就只能跟着她走了。

很快,二人穿过了花园和庭院,来到了府邸之内的一处厅堂之中。

“随便坐吧,我来为你疗伤。”

水姑姑温和笑道。

叶飞点点头,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后,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接着,水姑姑走上前来,纤长的两根手指扬起,一道淡蓝色的灵力便宛如水流般,飘到了叶飞的伤口处。

柔和的力量不断作用之间,那被龙之焰灼烧到焦掉的血肉,似乎开始重新焕发生机。

“嘶……”

叶飞咬着牙,虽然这个过程见效显著,但痛苦也与之成正比。

但是,他还是忍住没发出半点痛哼声。

疗伤的过程十分缓慢,也十分痛苦,当那一缕黑气从叶飞的伤口处被水姑姑的灵力包裹着吸出来时,后者整个身体已经被冷汗所浸透,像是刚从水里被捞出来一样,大汗淋漓,眉头紧蹙成一团。

终于,他忍不住昏了过去。

……

这一觉,叶飞睡了很久,睡得很沉,睡的很香。

当他睁开双眼时,最先看到的,是一面陌生的天花板,很精致也很华丽。

“这是什么地方……”

叶飞半眯着眼睛,意识还有些混沌微惘。

但是很快,他就回想起了自己昏迷前所经历的事情。

他去刺杀关雷炎,但是意外失败,而且被一名来自魔剑门的老者追杀,最终逃到了一处华丽的府邸之中,见到了五行使之中的水姑姑,后者还帮他疗伤……

“你醒了。”

水姑姑温柔的声音,伴随着一道推门声共同响起。

她看着叶飞,脸上微微一笑:“看样子,你的体质很不错,跟我预期中的时间完全相符。”

“……我昏迷了多长时间?”

叶飞吐出一口气。

“两天。”

水姑姑缓然开口回答道,轻描淡写的话语,却令叶飞心中一顿。

两天……已经昏迷了两天时间……

距离萧清雨大婚之日,只剩下不到五天时间了吗?

想到这里,叶飞不禁咬了咬牙,随后打算从床上坐起身来,却被水姑姑上前制止。

“别动。”

水姑姑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你身上的剑伤虽然隐患已除,但如果想要完全痊愈,则至少还需要一日的静养时间,否则若是牵动了伤口,那情况就要变得麻烦起来了,孰轻孰重,你自己考虑。”

“这……”

叶飞闻言,忍不住停顿了几秒钟,然后安分的躺在床榻上。

随后,他吐出一口气,道:“不管怎么说,还是多谢了,此番恩情,他日必报!”

“呵呵,这倒不必……”

水姑姑摇头一笑,随后温柔的看着他,轻声问道:“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跟魔剑门的人结上仇的吗?若有需要,或许我可以帮你,虽然魔剑门是个一品宗门,但我们风月楼却并不畏惧。”

叶飞不仅一愣。

听水姑姑这番话语,这‘风月楼’的底气竟是比一品宗门还强,难道它就是传说中的超品宗门之一?

水姑姑温柔笑着,深不见底。

叶飞仔细的想了一下之后,摇了摇头道:“这是我自己的私事,没必要把你们扯进来。”

“此言差矣。”

水姑姑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你曾经帮助过我家月月,算是风月楼的恩人,而且我家小姐也刚刚吩咐过,如果你这次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我们风月楼必定要伸以援手,所以你大可说出来。”

叶飞听完,心中一阵意动。

随后,他沉吟了片刻后,开口说道:“我并不是与魔剑门有仇,而是要杀一个人苍雷府府主关雷炎。”

“关雷炎?”

水姑姑似乎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随后认真的想了一下,又道:“云来殿殿主关仓劫的那个小侄子?”

“……是他。”

叶飞点点头,如实答道。

水姑姑听完,心中却更是奇怪,不禁问道:“你与他有何仇怨?居然要在他大婚之前,行此杀人之举?”

“呼!”

叶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开口回答道:“我杀他,只是为了破坏这场婚礼!”

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预约挂号
宜丰县中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遵义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治疗睾丸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