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南迁二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旅游

家族的命运再一次面临着考验,一个是无法傲视晴空的雪雁;一个是不能独立飞行的斑头雁;挫折的脚步还是对雁群紧追不舍,群雁现在占领了“

家族的命运再一次面临着考验,一个是无法傲视晴空的雪雁;一个是不能独立飞行的斑头雁;挫折的脚步还是对雁群紧追不舍,群雁现在占领了“高地”。在黄土高原一处茂密的森林中找到了临时的“根据地”。

它们都安落在一颗百年大松的繁枝上,雪雁在首领鸿雁和豆雁的引领下,安全着陆在松树右侧的一条枝干上。黑雁与白额雁搀扶着受伤的斑头雁稳稳地落在了松树腰部的一条主干上。

“叽叽喳喳、咿咿呀呀、滴滴答答……”雁群在讨论着,它们的语言与其他动物相比,真有与众不同之处。因为不论是它们小言詹詹的商讨,还是清谈娓娓的讲述,亦或是私语絮絮的言谈;它们的声音,带给这个世界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新空灵,美韵如醉!它们的声音分享给这个大千世界,更润色了“鸟语花香”!更充盈了“莺歌燕舞”!

天色愈显暗浊了,夜幕慢慢覆盖了大地。美妙的“雁语”渐渐不在树林里回环,悠荡了。显然,它们集思广益的智慧,已经为它们指引出了方向。它们连续夜以继日的飞行,也着实有些累了,更何况今天雪雁和斑头雁成了伤员.

今晚它们确实需要休整一下,简单的觅食后,雁群大部分的家庭成员进入了梦乡。而灰雁和黑雁兄弟俩开始了轮流站岗,雁群必须要有雁值夜班,为的就是防止猫头鹰和“猎枪”这两大劲敌对它们的伤害。

又是美好崭新的一天开始了,晨光像千千万万个活蹦乱跳的精灵,从森林的四面八方照射进来。一片片林海松涛透过阳光的折射,而显得那么郁郁葱葱、浓荫叠翠!大雁是一类极度勤奋,而没有丝毫慵懒、拖沓的候鸟。它们经过昨夜短暂的休整,今早追随着晨光初升地平线的轨迹,它们一个个振翅、袁鸣,已准备好了新一天征程。

此刻,在老雁的战略部署下,雁群即将展翅高飞。看啊,它们飞起来了!它们应和着饱含朝气的缕缕晨光,挥别了生机勃勃的大地,跃空而起!它们挥动着翅膀,飞出了迷宫般的森林,翱翔在秋高气爽的晨空之中!

但是……快看啊,大雁在做什么?远远的看见它们似乎要兵分两路。对!确实是这样!只见老雁率领着“迷失方向”的雪雁以及豆雁、白额雁、小白额雁、红胸黑雁一行大约几十只雁子,离别了以黑雁为首的另一路大雁.

继续向大地的东南方向飞着。而以鸿雁和黑雁为首的另一路雁群,在泪声如诉、万般撕心的与老雁依依不舍的道别后,它们带着受伤的斑头雁,以及那些微微稚嫩、不谙世事的小雁们以中原大地为中心,重返戈壁沙漠,准备绕北向西而飞,途中会径过寒冷的西伯利亚,再跨越东南沿海。

不论是以老雁为首的那一队,还是鸿雁率领的那一群,临行之前,鸿雁与老雁相互约定,它们终的会师地点,也是今年它们南迁的终目的地就是——南沙群岛!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实属无奈之举,但是为了分散在南迁途中,各方势力对它们的追杀。

为了生存!为了它们心中,那并不遥远而温暖的“南乡”!它们“各自奔天涯”孤胆豪情,怎不是一次远征的壮举!这绝不是所谓的“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错误的谬论!

“当大地铺满了悲戚的落叶,当杜鹃花好做远空的雾霭……也许征程的迷惘会折伤我的手臂,可我相信未来会给我一双梦想的翅膀!”大雁不哭!因为远方的道路,已被照亮!大雁振翅!因为万里的秋空,会给你自由!大雁高飞!因为披星戴月的辛劳,会磨练你不可战胜的雄心!“向苍天!”它们已飞过芦苇,飞跃沼泽!“向苍天!”它们不辞风霜,穿过山野!

老雁一行继续向南飞着,老雁作为雁群中的领军人物,理所当然的飞在前方。后面紧跟着豆雁、白额雁、小白额雁、红胸黑雁等,当然还有雪雁。“老雁识途”这个词用来形容雁群的首领是恰当的了。正因为有了老雁,这个阅历丰富的向导,雁群已经飞出了陕北地界,也很快越过了中原大地,继续向南前行着。

老雁它们一路向南,已经飞过了比较险峻的地势。又经过连续几昼夜的跋涉,它们以惊人的速度来到了长江流域的中下游,进入了美丽富饶的苏浙皖江南水乡。它们南迁的身影,已倒映在了江河、淮河那清澈见底的湖水中,尤其是在“淡妆浓抹”的西子湖畔,它们逗留了一下午。

迷醉它们心情的不光是西湖的美景,看到西湖,也让它们想起来北方家乡的那一弯湖水。草原中的那一片湖,也许远远不能与西湖相媲美,但正是那一弯湖水与它们的朝夕相伴,才令它们在茫茫大草原上快乐的生活。“触景生情”,带来的大多是感伤!

雁群擦干了思乡的泪滴,从西湖的上空中舞动双翅,准备再次南迁。虽然杭州的市民们对它们几经挽留,告诉它们:这里就是“你”的家,但它们更不能忘记与鸿雁相约的南沙群岛。为了自己对同胞的承诺,所有的一切都无法阻挡它们的脚步!

老雁率领着大雁们飞出了江南地带,继续向西南方向飞行。

这是一个漆黑的夜晚,老雁带领着雪雁、豆雁它们来到了西南边陲。它们连日来一直向西而南下,就在白天它们一鼓作气从瑞金出发,横穿赣、湘、贵三省,飞行数千公里。暮色时分,它们穿过云贵高原,飞入云南省境内。它们原本打算飞到风景迷人的西双版纳后,暂作落脚歇息。但它们想不到的是,下一站等待它们的,是一场浩劫的灾难。

在这样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它们已经越过了西双版纳市区,来到田野。就在这时,灾难已经悄然而至来到了它们身旁。时间回放到几分钟前,它们从版纳市区飞出后,向着郊区一大片橡胶林飞去,但令它们做梦都没想到.

刚刚快要靠近橡胶林并准备穿越时,小白额雁和红胸黑雁因没有仔细观看前方,它们目空一切的飞行,终导致它们俩横撞在前方的铁丝网上,它们被一根根的细铁丝死死地钩住了身体。

一根根细铁丝也像一把把尖锐锋利的匕首,将小白额雁和红胸黑雁的浑身割得遍体鳞伤,鲜血直流。这突发的灾难,无疑是令老雁和它所率领的雁群,再次给与致命的一击!

(未完待续)

男性睾丸扭转须要做手术吗
黑龙江治男科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