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春秋】今冬又无雪(微小说)

2019年09月14日 栏目:旅游

今冬又无雪,由于秋雨多,一进腊月天气更是干冷干冷的。在这个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农活,村上的人一般走动的较迟,太阳老高老高了,才有三三两两的人
今冬又无雪,由于秋雨多,一进腊月天气更是干冷干冷的。在这个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农活,村上的人一般走动的较迟,太阳老高老高了,才有三三两两的人出门晒暖暖。当晒暖暖的人多了起来的时候,便传开了一个消息。据疯人家的邻居说,早上听见疯人的母亲干嚎了几声,怕是疯人出事了。直到太阳快下去的时候,这个消息才得以证实,疯人确实出事了,他死了。
疯人从小到大都叫疯人,似乎再没有什么称呼。他也有一米八的个子,县城里人也有叫大疯人的,小村子因有了疯人才得以远近闻名。严格地说,疯人小时候只是智力不健全而已。并不像这几年,疯疯颠颠。
在人们的记忆里疯人的父亲死得也很早,只有母亲和一个妹妹。几年前,疯人生活的非常有规律,早上吃完饭,便出门直径向村子里的地方——山神庙走去,然后在山神庙前蹲下来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着整个村庄,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回家。村子里的人都能看见他,当疯人不在山神庙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该吃饭了,几乎在人们的记忆中疯人永远地蹲在山神庙前。当然每天早上疯人的母亲都事先要清理一下从家门到山神庙的道路,有什么玻璃片或尖石子,她都要收拾得一干二净。日复日,年复年,每天如此。
据村里的人说,疯人的母亲刁悍无比,此小到大疯人几乎每天都要挨母亲的打。小时候,邻居家的麦跺失了火,大伙都说是疯人放的,母亲便将疯人毒打一顿,致使疯人在一个月里一直爬着往山神庙里走,尽管如此,她不叫他人对疯人怎样。多少年前,二娃戏弄疯人,被疯人推到水里,二娃妈用棍子痛打疯人。疯人母亲得知之后,找到二娃家里将二娃妈打得天昏地暗。致使二娃妈住了将近一个月医院,至今村里人对当时的情形感到生畏,所以在村里的脑子里疯人母亲是一个谁也惹不起的刁妇。
转眼疯人的妹妹到找对象的时候了,好不容易找了个主,据说男方家的情况还可以,只不过有些跛。出嫁的那天,疯人的母亲只收了男方家的五千彩礼,便将女儿送上辆黑色小卧车上,并告诉女儿不要再回来了。疯人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但他在山神庙上看得一清二楚,妹妹坐着一辆黑色小卧车离开了。
几天过去了,疯人再也不去山神庙了,他在村子里乱跑,有时跑到山顶上,又过了几天疯人越发疯狂了,到处乱跑,到处叫骂。一天到晚山顶上不知要跑多少回。从妹子出嫁后疯人反过来开始殴打母亲了。人人都可见母亲被打得紫一块红一块。后来母亲将晒干的向日葵杆每天往院中放一根,向日葵杆没有什么重量,且一打就碎,就这样母亲每天被疯人打着。终于有一天疯人跑出了村子,他一口气跑了三十里,跑到了县城里。这一天,县城里正为一处工程搞奠基,疯人见有一辆黑色小卧车停在那里,便在小卧车跟前乱转,突然也可能是一种冲动,疯人脱光了衣服,跑进了奠基会场中央,会场顿时大乱,礼仪 见一位一米八左右的男子 裸地站在中央便惊叫起来,叫喊声、大笑声、责骂声乱了个没头没绪。正在讲话的领导气愤地说:“快拉下。”几名警察便将疯人拖出会场。然而疯人自这次进城发现有黑色小卧车后,便每天往城里跑,一见黑色小卧车便叫、便喊。县长的专车恰巧也是辆黑色小卧车,一次疯人跟随县长的小卧车到了县政府,在县政府又叫又闹。此后他每天都进城,并直径向县政府里跑,在县政府里大喊大叫,并不时发出刺耳的怪叫。直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他才离开,第二天还是如此。
县长实在是忍无可忍,便给疯人所在的乡上下了一道死命令,无论如何疯人在城里不能出现。并表示如有经济方面的要求,县政府全力满足。
乡上的书记领着一位干瘦的副乡长来到了村子里,将疯人的母亲叫到村办公室,干瘦的副乡长告诉疯人母亲说:“疯人创下大祸了,你是疯人的母亲,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现在起,如果疯人再在县城里出现,你将负完全的责任。”书记很简单地说:“乡上每月给你十块钱,作为劳务费。”疯人母亲答应了,她卖了一把大锁……
过了不知多少天,县长的电话又打给乡书记,说疯人又进城了,并在县政府大闹。后又缀了一句,希望书记真正负起责任来,不要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当儿戏。接电话后书记大慌,忙与干瘦的副乡长直接来找疯人的母亲,一进门,干瘦的副乡长,指着疯人的母亲说:“人说你是一个刁民,确实如此,答应的事情出尔反尔。疯人又在县上胡乱闹,你知道不?”疯人的母亲哭了起来,对干瘦的副乡长说:“把娃娃锁在屋里,娃娃用两只手一个劲的挖墙,满手都是血,我真的没办法。”乡书记和蔼地对疯人母亲说:“你的困难我们都理解,但疯人实在不象话,一天到晚在县政府里胡闹,严重影响了公务,你是监护人,又是守法的好村民,理应为政府分忧解难。现在给你每月再增加十块钱,一定要把疯人看好,绝不能再去县城了。”疯人的母亲轻轻地点了点头。
从这天后,每当疯人离开家的时候,母亲都是拼命地把疯人的脚抱着,一次竟被这力大无比的疯人拖了一里多远。可疯人还是跑进了城,上面一个劲地给乡上打电话。疯人问题成了困绕乡上的一大难事。
一天乡上用车将疯人的妹妹接到了疯人家里,适逢被疯人看见了,他一把抱住妹妹的脚大哭大叫,大喊大笑,还未等乡上人说什么,疯人的母校便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见此景,便哭着对女儿说:“你咋回来了。”她让疯人放开手,而疯人死也不放手。这时,疯人母亲在哭,妹妹在哭,而疯人也在哭,不多一会儿,疯人的母亲手指着乡上人说:“你们是驴,要害死人了。”未等人们反应过来,母亲手持一根木棒猛地向疯人打去,疯人昏了过去,然后对女儿说:“快走,死也不要回来了。”
转眼冬季来了,今冬一点雪也未下,明年的收成已成问题了,然而疯人一如继往地往县政府跑,上面一个劲地给乡上给压力,疯人问题仍是困绕乡上的一大难题。
一天疯人的母亲被叫到乡政府,看上去母亲老了许多,步履蹒跚,眼光呆滞,并不时拌着剧烈的咳嗽,乡上领导的许多话,总是被这咳嗽声时不时打断,还是干瘦的副乡长利落地对疯人母亲说:“我们知道你有困难,经过研究,我们决定将疯人交于他妹妹那里监护,每月给他妹妹二十块钱,现在只是给你打个招呼。”副乡长的一番话使这位母亲猛然地抬起了头,绝望的目光中加杂乞求的泪水连咳带哭地说:“求你们不要这样,女儿那里也有一大家口人,疯人的事情我一定会办好。”
从此之后,人们很少见疯人出门,听说他病了。今天,母亲干嚎了几声,正式向人们宣布,疯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大伙听到这个消息,都反觉得有些可惜,有人说母亲不给药吃,也有人说母亲故意用错了药。村支书告诫大家,对疯人的死不能妄加评论。疯人死后不几天,人们已将疯人的死忘了,甚至连疯人是否存在过都忘了。大家都平静了,世界也跟着平静了。

共 262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疯人,不只牵动着母亲的心,还因他总是“闹事”,而牵动着全村、全乡甚至全县人的心。疯人由原来的痴、呆,到后来的疯疯疯疯颠颠,只因想念远嫁的妹妹。母亲心里装着对儿女们的爱,却终亲手结束了疯儿子的生命。悲剧的故事,演绎着母爱的悲情。推荐欣赏。【编辑:三微花】
1 楼 文友: 201 -04-28 22:10:14 这篇小说看完之后就觉得让我有点震惊,一个疯子的生活悲惨遭遇到底是谁造成的?是母亲吗?是出嫁的妹妹吗?恐怕都不是。政府官员的所作所为令人发指,他们才是悲剧的制造者,让读者有了更深刻的思考。欣赏了。问好。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冠心病心绞痛能活多久
幼儿眼屎多
幼儿大便干
小孩子吃饭不消化怎么办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