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轮回永叹 第二章 挂坠·痞子·占卜屋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旅游

轮回永叹 第二章 挂坠·痞子·占卜屋温馨的双人宿舍里,柔和昏黄的灯光点亮了屋子,雨后的夜空出奇干净,一颗颗明亮的星星闪烁。花织焦虑的在

轮回永叹 第二章 挂坠·痞子·占卜屋

温馨的双人宿舍里,柔和昏黄的灯光点亮了屋子,雨后的夜空出奇干净,一颗颗明亮的星星闪烁。花织焦虑的在宿舍的角落翻找着丢失的挂坠,眼圈隐隐有些湿了。

“花织你别着急,我们已经把屋子翻遍了,我想可能是今天逛街掉在外面了。”纤月把满地的垃圾重新填回垃圾桶。

“一定是掉在外面了,我出去找。”花织穿着拖鞋,拉开门跑了出去,连外衣都没有披上一件。

“慢点,你等等我。”纤月麻利的穿上鞋子追出去,想起花织没有穿外衣,返回宿舍挑了一件她平时很喜欢的风衣。

关好门后,想起外面黑暗的天色,又折回去取了一把手电筒。等纤月走出楼梯口,已经看不见花织了。

叶轻眠的客厅被各种衣服裙子和鞋堆满了,叶轻纱一件件的仔细整理着。叶轻眠小心的走过,艰难的寻找着可以下脚的地方,但是好像还是踩到东西了。

是一个坠子,挺难看的,好像不是妹妹喜欢的类型,但是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今天买衣服有送这个东西么?”叶轻纱抬起头,看着叶轻眠手里的挂坠,完全不在乎刚才被他踩到,因为这难看的东西她真的不喜欢。

“好像没有吧。”

“赏你了,当你陪我逛街的补偿好了。”叶轻纱笑嘻嘻的送出了大礼。

“说好的晚饭呢?我都要变成干尸了。”

“你怎么这么麻烦,水都烧好了呀,想吃什么面自己去泡嘛!”叶轻纱显得很不耐烦,摆摆手不再理会叶轻眠。

“真混蛋啊。”

几分钟后,叶轻眠手捧着热气腾腾的泡面,坐在了自己安静的小屋里,看着桌子上的挂坠,越看越喜欢,好像原本就是自己心爱之物。

月亮慢慢升起,夜幕下纸醉金迷的灯火中,妖冶的人群疯狂的扭动着,酒吧里的音乐盖住了烦恼,轰散了现实的忧愁。

吸引了最多目光的卡座上,几个近乎完美的女子尽情的散射着青春的魅力和诱惑的身姿,却尽量不去打扰旁边的那个男子,这是一个身份神秘,但毫无疑问习惯一掷千金的富家少爷,他叫灰宫告。

周围羡慕嫉妒的眼神快要把他淹没了,但是男子却一直目光空洞的看着迷醉的人群。任由身边的几个美女把自己的酒杯填满,而后一饮而尽。

“灰少,一起玩骰子吧?”一个白色短裙的清纯女子靠过来,一只手挽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熟练的抓过骰盅,打起五颗骰子,倒过来推倒他面前。

“酒。”灰宫告推出了空杯,却被女子用手盖住了杯口。

“灰少,你今天喝的太多了,心情不好么?”

“不好。”灰宫告摇摇头,打开了女子的手,自己倒满了酒一口喝光。

旁边的几个女子相互对视了一刹,几乎同时坐到灰宫告身边。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跟我们讲讲吧,不要一个人憋着,说出了会好很多。”一个女子贴心的从果盘拈起一片西瓜递给灰宫告。

“突然在想一个人,不过她已经死了。”

环境很吵,但是贴着灰宫告很近的两个女子都听见了,严肃的将这几个字转述给旁边的人。所有人都很难过,好像在分享着灰宫告的悲伤,但谁又知道这会不会是一个走进他心里的机会呢?

“灰少,她,是谁呀?”

“是一个差点害死我的人。”

“什么?那种人还想她干什么啊?”

“来!”灰宫告搂过旁边一个美女,又抓过一杯不知道是谁的酒,恢复了往日的纨绔,“这杯酒算最后的祭奠了,来,一起喝。”

花织重新寻过白天走过的地方,却到处看不到那个熟悉的挂坠,倒是被几个醉醺醺的男子拦住了去路。

“小妹妹一个人啊?”一个黄头发的小子靠近花织,满身的酒气和烟味让人恶心。

“你们喝多了。”

“小妹妹还知道我们喝多了哈。”黄发男子回头对几个朋友笑道,随后又看向花织,“跟我们去喝点茶醒醒酒吧。”

嘭!黄发男子觉得头很晕,脸上很热,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下来了,迷迷糊糊的用手去摸,是如柱的血流。自己好像倒在地上了,转头看去,后面的几个朋友也都没有人能站着了。

一个叼着烟的小痞子正拿着一根棒球棍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再之后就看见一个鞋底在眼中慢慢放大,等再次醒来,估计要第二天了。

“英雄救美。”痞子吐了口烟,很温和的问道,“没吓到你吧?”

花织摇摇头。痞子也终于借着昏暗的路灯,看清了她的脸,心里咯噔一下,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但很快就平静下来,自嘲的一笑。

“确实,这种小场面你不用太在意。”

“谢谢你。”

“没事。”痞子露出了干净的牙齿,笑的很灿烂。

“这么晚,你穿这么少在外面溜达什么?”

“我东西…丢了,再也找不到了。”仅仅是一句话,花织的眼泪就决堤了,感情强烈的波动起伏。全身哆嗦的站在夜色里,身子很冷,手很冷,心更冷,只有眼泪是滚烫的。

痞子有点不知所措,烟已经烧到了烟蒂都没有感觉的又抽了一口。

“你丢什么了?”

“我的挂坠。”

是那个树枝一样的小坠子么?那是青城雨天的逆鳞,如今也随着轮回到了这个现在叫花织的女孩身上了么?痞子看着脆弱难过的花织,心里很复杂。她竟然再次轮回了,真是不可思议,但应该永远失去机会了吧,没想到还能再见到。

“有仔细找过么?”

“都找过了,没了。”

花织坐在墙角,头深深的埋在腿间,隐约阵阵哭泣声。

痞子坐到了花织旁边,摆弄着手里的棒球棍,想了半天,终于把外套脱了下来递给了花织。花织抬头看了看,没有接,反而哭的更难过了。

痞子不由分说把花织装进自己的外套里,撇撇嘴,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好像在后悔自己多管闲事。

“要不我帮你找找吧。”痞子琢磨好一阵,憋出了一句话。

“你都没见过我的东西。”

痞子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没见过,那个挂坠曾是多少人的噩梦,吓的老子成宿成宿不敢睡觉啊。“相信我,一个月之后,我会把挂坠给你找回来的。”

“那我把挂坠的样子画给你吧。”

“别别,我可不想看到它。”痞子一慌,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但看到花织难过的眼神,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你知道的,我们小混混也有一套自己的办法的,等我一个月,我你今天丢的东西绝对还给你手上,我还不至于骗你个小姑娘吧。”

花织没有回答,但明显感觉不相信,他连样子都没见过要怎么找?

“如果你很着急,去河坊街的铭柠卜屋问问吧,那里有个很厉害的占卜师。”

“算命不都是骗人的么?”花织有些心动。

“去试试就知道了,很准的。对了,如果他们不给你算,你就报我大名。”

“你叫什么啊?”

“我叫白点点。”

“噗哈哈!”

“你笑什么啊?!”

等花织返回学校宿舍的时候,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从门缝里可以看到屋里的灯还开着。花织小心翼翼的打开门,发现纤月正坐在床上,全身裹在被子里,一脸杀气的看着自己。

“臭丫头我找了你一晚上!你到底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我还抱着你的风衣,好沉…诶?你身上的衣服是谁的?好啊你出去约会了?”纤月掀起被子就朝花织扑了过去。

在纤月的审问下一一招供后,花织才钻进了被窝,她已经下定决心去那家铭柠卜屋去问问了,除此之外的方法似乎让她看不到希望。

折腾了整晚,花织睡的很香,梦里有一个明亮的家,沙发上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抱着自己,紧紧的,很贴心,很安全。

但是转眼间,温暖的怀抱变成了墓碑,明亮的家变成了陵园。所有温馨的气氛化成漫天雨线,丝丝点点淋落世间,打湿了她的衣服。

地上有一把黑色的大伞,但是花织好像并没有想要举起它。墓碑下面似乎就是抱着自己的那个人,可是花织却看不清墓碑上的照片和字迹,只觉得很难过,孤独和寂寞的冰冷比雨水更可怕,它折磨着的是心。

下意识的摸摸胸口,那里的挂坠不见了,那是他送给她的东西。花织变得很愤怒,眼神冷冽而疯狂。一定,一定,要找回它!花织决然的转身,她要找回,自己失去的东西,它和他。

“花织,花织。你做噩梦了么?”

花织看看捏着自己小脸的纤月,松了口气,那个梦让人太不舒服,醒来就好了。

而近在咫尺的纤月却被花枝吓到了,花枝惊醒是的眼神锐利、冰冷,充满的肆无忌惮的暴虐,纤月发誓那是她看过最让人心悸的眼睛。

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应该还来得及去那个铭柠卜屋。花枝洗漱之后,干巴巴的等着纤月化妆,眼皮好像打不开一样想要躺回床上,不得不自愧不如,纤月丫头明明跟自己一起睡的,为什么精力可以这么旺盛呢。

打车来到河坊街的时候已经三点多,终于在街道的尽头看见一家古朴的小店,铭柠卜屋。里面的装修很精致,每一个细节都花费了不少心思,看来店主是个很细腻的人。屋子里灯光很吝啬,有些昏暗,气氛有些压抑,很安静,显得有些冷清。

“你不该来。”

花织循着声音看去,一个很有神秘感的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大厅深处的椅子上,桌上散落着许多打磨过的某种骨骼碎片。

“你好,我听说这里占卜很灵,我想问点事情。”

后面的谈话纤月不知道,因为被那里的主人要求回避了。但是花织出来后的心情很差,似乎最后的希望也没了,她知道花织很在乎那个难看的挂坠,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陪着花织漫无目的的走着,还好今天没有下雨,要不然连个散心的条件都没有了。

花织离开后,远处角落里,一个痞子大摇大摆的走出来,钻进铭柠卜屋。

“不欢迎你。”神秘女子的声音有些冰冷,似乎对这个痞子没有一点好感。

“那你又能奈我何?报警么?”痞子毫不在意的找了把椅子坐下,像回到自己家一样,在店里搜出了个水果拿在手里啃着。

“你来做什么?”

“她的挂坠能找到么?”

“原来是你引她来我这里的?”

“助人为乐嘛。”痞子把啃了两口的苹果往身后一丢,似乎很不满意,“你的能力应该很容易解决问题吧,可是为什么我看她一脸失望的走了。”

“我帮不帮她,是我的自由。”

“方青柠。”痞子一点也不介意对方的态度,一直笑眯眯的,“关于找东西的事情上,我帮不了她,但是我可以威胁你帮助她。别忘了我的能力是死亡宣告。”

方青柠握紧拳头,对这个痞子的讨厌程度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那个挂坠的来历好像不简单,被包裹在一片迷雾中无法被预知。而青城雨天本人被轮回的力量保护,她的未来不可被窥探。关于寻找那个挂坠的事情我尽力了。”

白点点皱了皱眉头,方青柠不会在这种事上欺骗自己,看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事。

“即使沦落至此,尊严也不容被亵渎么?纵使掌控者无情灭杀了青城雨天,却也给了残魂所化的花织最后的尊严。”白点点自言自语的说着,转身离开了铭柠卜屋。

几秒钟之后,白点点再次探头进来,“方青柠你店里的水果坏了。”

夜再次降临,对花织来说,此刻的心情不比昨晚好,或许更糟。漫步在西湖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纤月神经紧绷的盯着花织,真怕她一时想不开跳下去,每年西湖淹死的人实在不少,但最好别多一个是自己室友吧。

有心将花织挡在外面,但是想起几年前,一个男子自杀时抱着湖边一个陌生女子一起淹死的事,纤月更是担忧。这个季节的西湖水一定是冰冰凉的,就算淹不死也要感冒吧。

花织突然叫了纤月一声,把正忙着胡思乱想的纤月惊的身体一抖。

“陪我去喝酒吧。”

“你不是不喝酒么?”纤月条件反射的回应道。

“所以才要喝。”

“花织,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是喝酒也解决不了问题。”本能的劝说着花织,纤月却顿住了,喝酒解决不了问题,跳湖更解决不了啊,不如把花织灌醉了带回去安心,于是立即改口道,“但是我觉得多少能缓解下心情,走吧,我在皇后还有两瓶存酒,陪你不醉不归。”

酒吧。

“来来来,送你们一个大帅哥。”灰宫告大声招呼了一声,把叶轻眠推到了花丛中。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喧嚣,却多了一层什么,很不真实。

“灰少,这是你朋友么?给我们介绍一下。”几个美女笑盈盈的好奇道。

“我兄弟,叶轻眠,酒神!骰神!你们晚上小心了啊,失身了别怪我没告诉你们。”

灰宫告笑呵呵的张罗着,倒了杯酒给叶轻眠,凑在他耳边喊着,“你妹妹下令了,让我今天无论如何不能醒着回去!”

看来轻纱还是担心自己最近的状态啊,难道只有在喝醉了才是正常的么?叶轻眠苦笑一下,却也带着温馨,自己最近确实让她忧心了。

“一起玩啊,酒神。”叶轻眠被几个胆大的美女拉到战斗中,桌上一排留六个杯子让他无奈了看来眼灰宫告。

“俄罗斯轮盘么?要不要刚开始就玩这么大?”

“你们家叶轻纱说你最近撞邪,我今儿就给你来一个烈酒破邪,美女驱煞。别装怂,我知道你量。”灰宫告接下来神神秘秘的给叶轻眠指了两个美女,“这俩结束我带走,其他几个你随意,对了,那个黑裙子的是你学妹。”

叶轻眠白了一眼灰宫告,“年轻人,要注意身体。”

“嗯嗯,我不会委屈自己的身体的。”

星月起,

霓火引群姬。

凤舞鱼潮花自醉,

流光幽影褪裙衣。

香气正袭袭。

“是她?”叶轻眠的视线被附近散台的两个女生吸引了,轻咦一声。

灰宫告顺着叶轻眠的视线看去,表情瞬间凝固,手中的酒杯掉下,玻璃在清脆的响动下溅起漂亮的酒花,“青城雨天?!”

北京市丰台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莱西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西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临沂正规白癜风医院
徐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