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神魔九玺 第22集 麻烦找上门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汽车

神魔九玺 第22集 麻烦找上门疼痛早已蔓延全身,全身每个毛孔都渗出黑血,疼痛还在增加,特别是双目,感觉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这种痛苦无法形

神魔九玺 第22集 麻烦找上门

疼痛早已蔓延全身,全身每个毛孔都渗出黑血,疼痛还在增加,特别是双目,感觉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这种痛苦无法形容,是肉身和灵魂痛苦的极致,前世所谓的十八层地狱恐怕也没有今天这么痛苦。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遵义其所不能。”李阳的心中默念。前世每当遭遇无法承受之痛时,他心中便会默念,以此勉励自己。这倒不是自我安慰,随着他武道境界的提升,慢慢认识到,其实这便是天道,否极泰来,物极必反。天道演变,从无绝对之说,一切皆存一线生机。

时间流逝,李阳感觉双眼真的坚持不住,即将爆裂了,强烈的剧痛让他忍不住一声长啸,蹭的站起来,双足用力,砰的一声,冲天而起,直接冲破了练功房的屋顶。长啸声未停,疼痛再也无法坚持,猛然睁开双眼,两道血芒从双目射出,瞬息消失在东边的天际。随着两道血芒的消失,一切痛苦也跟着消失,突然袭来的轻松让他感觉到飘飘然,只觉得眼前一黑,没了意识。一个身躯倒在破碎的屋顶,然后滚落在地,扬起一阵灰尘。

遥远的东方,一座仙山洞府之中,须发皆白,容貌枯槁,仿佛干尸一样的老者突然睁开眼,一声长叹,嘀咕了几句,再次陷入沉睡。

无尽东方的一片**之中,一座浮岛突然升起,顿时海浪滔天,那浮岛竟然被一头巨龟背着。那巨龟有长须百里,身体纵横千里,此刻正仰首望向西边,长叹一声。

……

“公子,公子……”

“大哥哥,大哥哥……”

李阳的耳边总是听到一声声呼喊,他好像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他梦到了前世的大战,梦到了今生无数的强者,梦到了尸横遍野,梦到了一尊遮蔽星空的身影……

两声轻咳,李阳缓缓睁开双眼,感觉浑身舒坦,特别是一双眼,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他此刻正躺在软软的床上,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他的卧房。

咯吱一声,房门打开,一位少女走了进来,简单的发型,长发披肩,穿着浅蓝色碎花长裙,腰间系着一根白色丝带,将女子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看到李阳睁着眼,急忙走过去。

“少爷,你总算醒过来了。你不是说要闭关吗,怎么搞出那么大动静,还把自己给搞晕了,真让人担心。都第三天了,要不是灵儿妹妹说你正处在奇妙状态中,我真的要去找老爷了。”

李阳轻轻一笑,他就喜欢看到露儿紧张自己时的表情,伸手抓住露儿的小手,入手柔滑,“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露儿如遭雷击,连忙缩回手,低着头,俏脸火辣辣的汤,原本大大咧咧的她突然变的腼腆起来。“那个,少爷,你饿了吧,我给你弄些吃的。这几天灵儿妹妹一直守在你床边,早上的时候我看她憔悴的样子,于心不忍,就让她回去休息了。”

李阳心中触动,没想到灵儿那小丫头如此在意自己。看着露儿,李阳轻轻一笑,“我不饿,你自己去忙吧,我想静一会儿,想些问题。”

露儿出去后,李阳迫不及待的检查了一下身子,果然如他所料,身体从内到外强大的一倍多,虽然还是外劲中期,力量极限恐怕接近万斤。再感应了一下眉心,符天窍依然开启着,仿佛一个星云,在眉心旋转。然后感应了一下双目,只觉双目一暖,有两个元窍出现在双瞳之中,左眼的瞳孔变成了一滴水,右眼的痛苦变成了一个星辰。两个元窍内的元气磅礴,竟然比符天窍中的元气有过之而无不及。

“天窍,双眼中的元窍竟然也是天窍,左眼让我感觉时间比以前快了少许,与时间奥义有关,应该是宙天窍,而右眼感觉十丈之内的任何物体都能触手可及,与空间奥义有关,应该是宇天窍。我竟然同时开启了两大天窍!”

李阳的意识沉入右眼的宇天窍中,顿时感觉到宇天窍中的空间奥义溢出,空间奥义竟然不走经脉,随着他的意念,可以到达体内任何一处。意识再沉入左眼宙天窍,时间奥义溢出,这时空间奥义靠近,直接融进了时间奥义之中,只要意念一动,时间奥义便随着空间奥义达到体内任何一处。

时间和空间奥义游遍全身,从筋骨皮,到脏腑,栽倒骨髓、血液,最后归于深海灵台,无处不可去。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他一开始的推断是准确的,时间和空间奥义在游走周身时,竟然对肉身有洗涤的作用。唯一可惜的是,这种洗涤作用只能用于第一次,第二次效果不足百分之一。不过,按照他的推断,如果时间和空间奥义的领悟再精进一步的话,应该还有洗涤肉身的效果。

“可惜,全身经脉不通,三大天窍都不能使用,不然的话恐怕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李阳心中不禁叹息。

“看来接下来的首要任务就是第三阶段通脉了。我要抓紧时间炼制改良版洗筋伐髓丹,时间不等人,如今已经入秋,距离族内的秋猎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通脉估计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我能在秋猎前完成通脉。完成通脉我的修为应该能够达到外劲后期,对于秋猎的把握也会大许多。”

李阳再次进入练功房,他的闭关还没有结束,开启三大天窍只是个意外而已。接下来就是炼制改良版洗筋伐髓丹了。

刚进练功房还不到一刻钟时间,正准备开炉之时,突然院门砰的一声被重力撞碎,许多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有十多位青年闯入了李阳的小院。

“上官清,你这是干什么?”露儿悲愤的声音突然出现。李阳想避也避不了了,总不能让露儿吃亏,只能走出练功房。

“原来是湖阳县上官世家的公子,幸会,幸会!在下李阳。”李阳抱拳说道,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你就是李阳,果然废物,一窍不通,就凭你也配娶我姐姐?”上官清冷喝道。

“配不配可不是你说的算,我已经说了,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我李家的秋猎,到时看我如何打败你的姐姐,看看到底谁配不上谁!”李阳冷笑道。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你这么个一窍不通也想胜我姐姐,恐怕连我随意一招都接不住吧!”上官清讥讽道。

这时,一个李家的子弟附耳说道,“李阳有些手段,曾经出手定住了李虎,这李虎是下位武士,实力还算可以,却着了李阳的道。”

上官清不屑的冷哼,他可不是武士,他已经开启了一百八十窍,中位武尉修为,实力强大,曾与一位上位武尉战斗而不落下风。他岂会在乎一个一窍不通的废物,就算是站着让李阳打他都有信心能赢。

“是吗?如果我能接住你一招怎么说?”李阳玩味的看着上官清。

上官清一愣,竟然从李阳的眼神中看到了亢奋和自信。李阳的眼神竟然让他心里没了底,一时间竟没有答话。“难道他一直在隐藏?听说有人开启隐窍,能够隐匿身上一切气息,莫不是他开启了隐窍?如果没有实力,他为什么如此自信、淡定?他肯定有所隐藏。李家都是这么些玩意儿,喜欢玩阴的。”

“怎么不说话了?我看你连我家公子一拳都接不住才对呢!”露儿讽刺道。

上官清顿时火气上涌,“臭**,你找死!”

说话间,右手伸出成爪抓向露儿的脖子。不愧是中位武尉级强者,出手迅速,快如闪电,而且出手精准,一点不拖泥带水。

说时迟那时快,电石火花之际,李阳右手把露儿往后一拉,与此同时身子前移,与露儿换了个位置,左手一拳挥出,正中上官清的爪子上。

上官清感觉五指欲断,痛入骨髓,迅速缩回手,五指火辣辣的疼,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率先出手,而李阳后发先至,破了他的攻势,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已经败了。

“李阳真的是废物?”上官清的脑子中突然出现一个大问号,这时他竟然不敢确信自己的判断了。他能够感觉到,李阳确实一窍未开,而且刚才的力量应该完全是肉身发动的,他合适有如此强健体魄,他不是不举哥吗?此间种种,难以解释。

锐气受挫,今天不宜再生事端。而且这里是李阳的主场,他再怎么说也是客人,客人欺负主人,说出去他上官世家的脸丢不起。不过仇隙已生,若不发泄,怨气难消。他盯着露儿,就是这小丫头,竟然不分尊卑,放肆至此,无形间,怒气已经全部转移到露儿的身上。

“李阳,你等着?早晚有一天你会载在我手上。还有你,露儿是吧?迟早会让你屈服在我的胯下,而且这一天不会太久的。我们走!”上官清放下狠话,带着一群人扬长而去。

“太欺负人了,都欺负到家里了,公子,要不要跟老爷说?”露儿气愤的说道。

“不用了,后辈间的矛盾不要搞到长辈哪里,不然岂不是显得我们太软弱了。还有,这几天你注意点,别去招惹上官清。要出门的话带上灵儿,她修为不错,应该没人能够欺负到你们。”李阳轻笑道,然后转身回到练功房。

贵州银屑病医院好吗
上海仁济医院南院
吉林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海南白癜风
苏州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