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短文录平交道口嘚回忆

2019-02-28 00:01:22

我被斑马杆拦下来,火车还没有来。有人在快速越过铁轨。哦,我看见二十年前的恋人,像个铁匠一样在拼命敲打高跟鞋,她朵朵朵地过去了。应该说她还不算衰老,步伐直率,银色的皮鞋闪亮,她的裤腿飘荡,像一次弧度过大的探戈的转身。她还是那个让我入迷的高中生,从二十年前的林荫道走过

飘荡的竹林,哗哗作响,这个幻象是维持她不再衰老的背景。如果去掉这个动乱的背景,她与周围的行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不想打乱她的节奏,所以没有招呼她。实际上,我是不愿这一双闪亮的高跟鞋,将那个从林荫道上闪过的女孩一脚踹到。

火车冲来,把铁轨摊开,麇集旷野的石头和站台,像昨天那样,闪电回到了天上那样,铺天盖地开过来

平交道口是道路的瓶颈,它被等待多时的车灯照成一场局部的暴雪。两股绞缠的光,让我想起伏羲兄妹剪力十足的身体。火车在检阅人民。火车像一个身穿燕尾服的人物,还掠走风雪中飘摇的尾翎,插上了自己的后摆。透过间隙,我仍然看见那闪烁的鳞片,那双银色的高跟鞋,如同从胶片齿孔看到的时间,具备海洛因的白。直到火车远去,直到我开车穿过铁轨,似乎那磷火似的银白,仍然在原地兀自飞舞。

点击阅读短文录更多内容

一场电影

急急走到公园坡顶,大坝子左侧是灯光球场大门,要门票。一言不发的教练排闼而入。父亲和我被挡在...

蛇事

我生在蜀国,其实“蜀”也是毒虫啊。甚至有学者以为,“蜀”颇像昂首而立的王蛇。无须深究,委蛇...

一只狗叫卡尔

它没有再回头,那怕是一眼。就这样,看着主人抱着卡尔上出租车,那是一面。我至今时时想起,...

石胆里的蝌蚪

这么多年来的写作,我对那种叙述生活乏力、反而倾心深度阐释的文本深具恨意,原因即根植在见识石...

风寒风热感冒症状区别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调理
怎么缓解感冒流鼻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