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官方救世主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决裂

2019年09月24日 栏目:育儿

官方救世主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决裂艺人火起来的条件是什么?答案是除了作品以外的所有条件!要什么作品啊,艺人的本质是娱乐大众

官方救世主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决裂

艺人火起来的条件是什么?

答案是除了作品以外的所有条件!

要什么作品啊,艺人的本质是娱乐大众,只要能让脑残粉心甘情愿的掏兜消费,你利用娱乐公司的平台卖卫生纸都没人管你。

本着这个真理,我正式出道之后,作品的创作进度非常缓慢,套路绯闻方面则重磅连连。

公司给我安排的第一个工作,是上一个话题类的综艺节目。就是好几个半红不红或者干脆不红的新人上上下下坐好几层,主持人一边拿着小游戏推进节目进度,一边将某个话题逐渐扩散开,让大家进行讨论。

节目录制前若姐代表公司非常严肃的和我谈了一次心,让我无论如何,都必须按照公司的安排发展人设,不许有抵触行为。

我表示绝对没有问题。

她说那好,在这期节目中,你要曝光花魁苏云和小奶狗组合文氏兄弟忘恩负义,在进入娱乐圈之后,和这个老领导老朋友彻底决裂!

这...有这个必要吗?我的人设应该是妇女之友寡妇村村长啊,能不能只和文氏兄弟决裂?

若姐坚决的表示不可以,公司就是要把我培养成一个独树一帜,卓尔不群的天王巨星,这次和同期最火的艺人决裂,可以加速在关注人群中树立这种形象。

合约在身,我只能遵从公司的安排。

在节目上,我痛斥了出道之后花魁和文氏兄弟的变化,人气的上升让他们目中无人,收入的提高让他们傲慢无礼。

“说到这里我非常的痛心,真的真的很痛心,他们在公众媒体面前表现出一副单纯的样子,背地里是怎样一副嘴脸你们根本想象不到。”我在节目上作出气愤难平又痛心疾首的样子:“你们谁能相信,他们竟然跟我炫富。”

主持人和嘉宾们都笑了起来,主持人道:“你会不会是误会了呀,花魁和小奶狗的谦虚谨慎是圈儿内公认的,私生活上面也从来没被媒体拍到过什么不当言行。我觉得是你敏感了吧,欠着2000亿外债,身无分文的人在你面前都有炫富嫌疑。”

主持人的调侃再次引起了现场的哄笑,观众席上的反应尤为强烈,那里有不少花魁和小奶狗的粉丝。只怪这个节目不让40岁以上的观众进入,不然我的粉丝不会这么少!

若姐要我一开始别撕得太彻底,点到即止就好,话题制造出来之后,媒体方面自然而然就会跟进,先由着他们自行解读,充分遐想一番,勾起公众的讨论和好奇心,等到某个合适的时期再把这个话题捡起来,以更大的猛料来作出回应,我的人设和曝光率就会随着话题的深入而节节攀升,这就是所谓的炒作了。

主持人适当的调侃过后,开始不动声色的倾向我这边,把具体的事件,转移到我的人设上面。

“你的身份大家都有耳闻,这是藏不住的,那么作为他们的伯乐恩师,对他们的这种行为,你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呢?”

问题一抛出,音乐随之响起,现场的大屏幕上开始缓缓的切换着花魁和文氏兄弟出道以来的各种照片,三人在照片中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官方救世主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决裂

,和我的陈述完全相反。

内力运转,轻轻刺激泪腺,这是东方抚琴研究出来的招数,他说身为艺人,在很多场合中需要落泪,情绪调整不到位的话就用这种方法来实现。

按照公司安排,我应该是微微的泪目,然后作出不忍过度苛责的样子,对他们稍加点拨,暗示她们要不忘初心,不要被名声和金钱所迷惑。

可是我这是第一次使用这种气功催泪法,我的内力纯度和含量是东方抚琴的好几百倍,结果一个没控制好给刺激大了,眼泪哗哗的飙了出来。

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除了动画片里,都没见过这种哭法吧?

我也慌了,赶紧压下内力,抬起手枯吃枯吃洗脸一样的抹了两把,然后惨然一笑:“人总是会变的,我不能阻止他们按照自己觉得正确的样子去转变,美好的期望就留在心底吧。我只希望自己不会变,以人为镜,这就是我的心路历程,希望未来的我,不会变成他们现在的样子。”

说完我红着眼睛致歉离席,快步离开演播厅。

今天是我的荧幕首秀,若姐和一干工作人员都等在后台呢,一见我回来都凑上来。

助理金宝给我递纸巾,我摆手:“换毛巾~”

擦着脸,我问若姐:“怎么样刚才这段?”

若姐也叫不准:“我也不知道啊,你这波哭的和剧本差的太远了点,可效果又非常的逼真震撼,心里没点儿事肯定哭不出这种效果来。不用担心,估计问题不大,公司的水军引导一波,既定的目标还是可以实现的。”

我点头:“那就好,我这里有他们给我送钱的照片,公司什么时候需要,我随时可以交出来。”

花魁和文氏兄弟向我交保护费的画面我全让一洋指给拍下来了,倒不是有什么先见之明,全是习惯使然。

若姐对我刮目相看:“就你这心机,我感觉就算不用公司包装,你也一样能火起来。”

我谦虚:“火是能火,就是不敢保证是不是往好的方向火,还得靠公司替我掌舵啊。”

从节目现场出来,我立刻接到了花魁和文氏兄弟的,当然不是兴师问罪了,他们来小台湾就是为了配合我拯救世界的,哪能真把艺人当事业。

而且在寡妇村事件上我推断出了小台湾有两股势力在我的身上博弈,那么如果这次真的需要和花魁文氏兄弟决裂,我倒可以假戏真做一波,把兵力分散开来,尝试收集更多的线索。

这档节目是提前录制的,还没播出,但话题已经从各种渠道透露了出来,媒体开始行动了,他们在里问我该如何反应,

这事都是公司设计的,她们那边肯定有措施,我让他们听公司的,公司怎么安排咱们就怎么干。

这次银幕首秀让我成功蹭上了花魁和小奶狗组合的热度,一个正经的作品都没有,就和他们并列成为了关注度最高的新秀艺人。

受此次事件影响,我也开始接到综艺通告和代言邀请。

公司的意思是我暂时先不要再上综艺节目了,不给他们从我身上突破话题的机会,代言的话则可以在不破坏人设的前提下,根据自己的兴趣接一接。

代言这事我有经验呀,斯曼系列保健品前期的络广告都是我自己拍的,不过那都是自家买卖,商业性的代言还是头一回。

我问东方抚琴都有什么代言合同啊,咱们选几个,也过一把触电的瘾。

东方抚琴表情怪异的翻着备忘录,把这几天收到的邀请向我汇报了一下。

申请代言的产品非常单一,全是各种品牌的芥末。

“这特么是什么意思啊?怎么都是芥末?”

东方抚琴憋不住笑道:“还不是让你那一哭给闹的,我也觉得那种哭法真要是用来给芥末拍广告,画面感一定非常强。”

他们也太能联想了吧~

内蒙古治疗卵巢炎方法
庆阳好的牛皮癣医院
珠海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手术价格是多少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