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媒体评论国博办私人婚礼背离公共属性

2019年11月09日 栏目:育儿

媒体评论:国博办私人婚礼背离公共属性15日,市民爆料中国国家博物馆5楼正在举办私人婚礼。实地探访,工作人员称租用场地费用是25万。国家博

媒体评论:国博办私人婚礼背离公共属性

15日,市民爆料中国国家博物馆5楼正在举办私人婚礼。实地探访,工作人员称租用场地费用是25万。国家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表示,结婚的新郎和新娘是馆内职工,不存在市场操作的费用问题。(报道详见A11版)  从营养价值来说,燕窝的作用等同于猪蹄,但是假如你一定要补充一点特别的胶原蛋白,而经济上恰好可以承受燕窝的价格,那选燕窝一定要比猪蹄“体面”多了。从婚礼的意义上来说,在五星级酒店办还是在小饭店里办都是婚礼,但是如果能在国家博物馆里摆几桌,而你恰好是国博员工,可以承受25万元场租,选国博当然要比一般的酒店要更有“价值”。  此次国博引发的争议,有点故宫在今年制造“会所门”的影子。同为两大的公共文化服务机构,前者为内部员工搞了一场私人婚礼,后者为富豪辟了一个私人会所,两大机构同时打开思路,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对于众多有“投资能力”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对于大多数的公众来说,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失落。  目前国博办婚宴的争议,还有许多疑点待解。按照国博的回应,15日的那场婚宴,其实就是满足了内部员工的一个小小愿望,是公共文化机构的一个“特别福利”,这个解释似乎可以接受,但是国博是否有规定,当面对员工强烈婚宴需求时,其实也可以用一下?国博说从不对外开放的第五层宴会厅,根本没有 “市场行为”,这个解释也可以接受,但是一个装修完毕,在上喊出25万元租金的宴会厅,难道是一个为观众提供的就餐区域?  在故宫今年遭遇“会所门”质疑的时候,很多人提到了中国公共文化服务机构面临的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进行市场化的运作?一些人还用卢浮宫等国外知名的博物馆举例说明,举办一些私人宴会并非不可,而且市场化运作要比目前国家拨款的形式更能让博物馆焕发活力。市场化当然好,但是市场化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公开透明,公共文化机构的服务到底干了什么,应在制度上有据可循,收入来往应向社会公开。在故宫爆出会所门之前,很多人还不知道里面藏着富豪的私人会所,国博在举行婚宴之前,从未说明可以承接私人婚宴。不仅这些行为很不“公共”,开放经营的收入也很“私密”,因为没人知道,会所的会费以及婚宴的场租,有多少会终用在文物保护、修缮的公共开支中。  对于大多数的年轻人来说,即使大家都被允许到国博办婚礼,到故宫会所娱乐,那也不一定是成功的市场化经营,因为这个市场终会设置一个准入门槛,在中国目前的情境下,公共文化服务机构很可能会出现 “有钱人才可以包场”的尴尬。

中药养生
区块链
手机行情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