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妖聂无双 第七十二章 元婴对峙

2020年02月16日 栏目:网络

妖聂无双 第七十二章 元婴对峙叶无忌脸色先是接连变化,双目圆瞪的看了聂无双一眼,又看了看宗比台上的许悠然,猛然间哈哈大笑道:“一只苍蝇

妖聂无双 第七十二章 元婴对峙

叶无忌脸色先是接连变化,双目圆瞪的看了聂无双一眼,又看了看宗比台上的许悠然,猛然间哈哈大笑道:“一只苍蝇,拍死就好。”。

开叶广场之上,所有人都陷入了一阵极大的惊愕与恐惧之中。

十三堂口堂主大多面目抽搐,侧目望向坐在观礼台上的许悠然。

“恩?”许悠然白发微动,双眼一睁,一个眼神飘向宗比台,众人再看宗比台时,台上原本正在比斗的两人突然消失不见,再看之时,大家便发现聂无双与叶无忌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在观礼台许悠然面前。

两人此时悬空在许悠然身前,同时被一团银白色、金黄色相间的气息包裹着,浑身上下竟不能动弹分毫,无论叶无忌和聂无双如何挣扎,只能轻微摆动,浑身上下仿佛被绳索捆得紧紧的,再加上二人都受了伤,此时更是痛苦,两人灵脉之中的灵气轰然乱窜。

一人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那鲜血在金银光芒包裹之中,随着光晕的流转,瞬间消失一空。

叶玄心并没有起身,只是望着悬空在自己身前被金银光芒包裹的两人,坐在许悠然旁边,将茶桌上的茶杯放在一边,倒上了一杯美酒,一饮而尽。

许悠然也不看聂无双,双眼微闭,道:“浅若,上去把姓聂的人头割下来,灵魂带回云梦宗,扔进添心炉,炼制七七四十九日;至于无忌,看看叶门主给我一个什么交代吧。”

云浅若想上前时,却发现自己也不能移动分毫,于是淡然的望着叶玄心,也不说话。

许悠然双目睁开,转头看着叶玄心道:“玄心啊,怎么?我替你管教弟子你不高兴?”

叶玄心摇头道:“这种事,不劳许宗主操心。”

许悠然豁然起身,双眼一翻,眼珠一鼓,缓缓说道:“这么说来,叶门主是嫌老朽多事咯?”

叶玄心站起,侧身看着许悠然,微笑道:“开叶门门下之事,玄心向来不喜假手他人。”

四目相对,剑拔弩张。

此时的开叶广场上,没有任何人敢说话,也没有任何人敢发出声音,元婴对峙,谁敢轻易涉足其中?

聂无双与叶无忌同被许悠然的灵力禁锢在半空,两人对视一眼,各自发现对方的眼神中的怒火,但面对许悠然,两人确实连挣扎的资格都没有,只听得叶无忌说道:“无双,今日你我比斗,修为武技上虽未分出胜负,但论胆气,我叶无忌甘拜下风,这第一非你聂无双莫属。”

聂无双浑身伤口,此时还被许悠然灵力禁锢,凄惨笑道:“要么第一,要么死!步师姐,你的愿望,聂无双替你实现了。”

叶无忌面色苍白,动容的看着聂无双道:“从今日起,你聂无双就是我叶无忌的生死弟兄。”

“聒噪!”许悠然嘴里飘出两个字来,话音落时,只听得嘭嘭两声,聂无双和叶无忌倒飞而起,叶玄心的玉笛同时飞出,在两人四周幻化出无数道淡黄色光芒,挡住许悠然的攻击。

两大元婴高手,动起手来完全控制在两人面前,并非影响其他任何地方。

但聂无双和叶无忌不知道为何,身体如同被猛抽了一鞭子,在半空中翻滚着倒飞之后,重重的跌落下地,撞倒在十三堂堂口坐席处,将堂主们落坐的席位撞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早有几名堂主上前,扶住叶无忌,看着两人吐血不止,众人脸色齐齐大变。

付雪松抢上前去扶起聂无双,眼神之中尽是关切,扫了许悠然处一眼,眼神中微有怒意,随即他又转头看向聂无双:“怎么样?”

聂无双摇了摇头,满口鲜血,虽然受伤不轻,但要说这伤已经将他推至死亡边缘聂无双也没感受到。

或许叶玄心已经替他们阻挡了大部分来自许悠然的攻击,否则他聂无双受元婴一击,焉有命在?

叶玄心收回玉笛,冷眼看着许悠然道:“许宗主是想让我门下弟子见识见识元婴相斗的风采?正好,在下也正手痒,那就领教领教许宗主的悠然混天大法。”

许悠然冷笑一声:“叶玄心,你区区元婴五阶的实力,也敢与我相斗?”

叶玄心道:“我叶玄心虚度光阴七百余载,做事从不问敢与不敢。若许宗主有兴趣,在下倾力相陪。”

两人说话之间,就仿佛两个普通凡人一般,面对面口舌交锋,浑身上下丝毫未动,一点灵气也没溢出;但整个开叶广场之上,气氛已经紧张到了极致,每个人都清楚,只要两人一旦动手,这开叶广场,恐怕片刻之后就会化为一片废墟,广场之上的结丹以下,只怕都难逃元婴灵力的余波

,只看结丹修士能有几个逃得性命。

正当许悠然与叶玄心对峙之际,忽然,从天空的西南边飘来一串声音:“许老头,欺辱两个筑基弟子,真是让我凌渡风大开眼界。”

话音落时,十几道光影带着七彩气旋向观礼台激射而来,众人定睛看时,却发现十几个穿着各式各样华丽服饰的男男女女瞬间落在了观礼台上。

叶玄心看着众人,脸色略有变化,对着开叶广场高声道:“宗比到此结束,请诸位堂主领本堂弟子退回各堂。”说完他向前跨出几步后,对着刚刚落在观礼台上的十几人拱手道:“诸位大驾光临,玄心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今日开叶门大比结束,还请诸位移步开叶大殿。”说着,他又朝黑衣宗门执事道:“带领诸位宗门之主前去开叶大殿,我随后便到。”

十几人并未多言,随着宗门执事做出请的手势,缓步跟了上去。

许悠然一脸阴沉,此时也未多说半句,跟在人群之后,缓步前行。

聂无双与叶无忌此时均是伤势不轻,叶无忌早有人前来带走,聂无双则在付雪松的搀扶下,微微颤抖的站起身来。

叶玄心飘身而至付雪松和聂无双身边,低语道:“两位先别忙走,付堂主,先劳烦你带无双去开叶殿的丹堂,找上好的丹药给无双疗伤,越快越好。”

付雪松点头道:“谨遵门主吩咐。”

叶玄心对浑身浴血的聂无双道:“你伤势不重,开叶丹堂里有五品丹唤作天龙合灵丹,此丹对治愈伤害效果极佳。”说完他拍了拍聂无双的肩膀,看了付雪松一眼,然后转身飘然而去。

聂无双扫望了一眼稀里哗啦离场的人群,嘴里发出滋滋声音,显然身上疼痛非是一般能忍之疼痛。

付雪松瞪了聂无双一眼,正要扶聂无双下观礼台时,只见汤雨润身形飘落而至,对着聂无双,汤雨润双眼喷火。

付雪松停下步伐,也不说话,双眼直直的盯着挡在身前的汤雨润。

汤雨润咬牙切齿的看着聂无双。

付雪松冷哼一声,扶着聂无双,侧身从汤雨润身边走过,直至走下宗比台,聂无双依然能感受到汤明虎身上的滚滚杀气。

两人一路行走,穿过开叶广场,从一排华丽宫殿前经过,再转而向右,下石阶,过小道,再走过几处长廊,来到了开叶门丹堂所在地,红漆大门上书写着丹堂两个大字。

聂无双身上疼痛,嘴角抽搐,嘴里诶哟诶哟哼了几声,龇牙咧嘴,显然这次受伤确实不轻。

付雪松扶着聂无双,站在丹堂大门前,看着聂无双笑道:“骂得好,云梦宗的宗主又如何?我开叶门也不是软柿子,他许大宗主想捏就捏?”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