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性丑闻案波及学术圈AI先驱明斯基遭指控M略

2020年10月18日 栏目:网络

性丑闻案波及学术圈:AI先驱明斯基遭指控,MIT名教授被牵出,同机构副教授愤而辞职栗子 铜灵 发自 凹非寺全美第一大性丑闻,现在波及
性丑闻案波及学术圈:AI先驱明斯基遭指控,MIT名教授被牵出,同机构副教授愤而辞职

栗子 铜灵 发自 凹非寺

全美第一大性丑闻,现在波及学术圈。

就在今天,MIT媒体实验室的副教授Ethan Zuckerman公然辞职,以抗议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Joichi Ito)与爱泼斯坦的私下商业来往。

爱泼斯坦是谁?曾的美国亿万富翁,交际遍及政商学的大鳄,一个因组织未成年少女性交易入狱的大佬,最近还极为神秘地在狱中自杀——引发了更多的诡计论。

在“MIT辞职事件”之前,爱泼斯坦性交易案件调查中,就有证人指控“人工智能之父”、图灵奖得主、MIT人工智能实验室创始人马文·明斯基,与未成年少女发生关系。

但是明斯基已于3年前去世,没法为自己辩解。爱泼斯坦也永久没法再开口。

事情本来以为会就此告一段落。

万万没想到,依然是MIT,仍然跟爱泼斯坦相干,还牵出了另外1名学术大佬伊藤穰一。

来龙去脉,先从这桩全美关注的性丑闻讲起。

全美第一瓜:牵出总统王子AI先驱

杰弗里·爱泼斯坦,美国亿万富翁,政商学界万金油。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公司,以后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杰·爱泼斯坦公司。

之所以说他是政商学界的万金油,是由于他的关系无处不在,而且还自己买下了一个私人顶级岛屿上,接待过各类政治名流。

包括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现总统特朗普、英国安德鲁王子、哥伦比亚总统帕特拉纳、哈佛大学教授德肖维茨、民主党参议员米切尔,还有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乃至是物理学家霍金。

△图片来自Thesmokinggun

但是上述这些人,大部分都开始撇清关系了。

由于爱泼斯坦的私人岛屿上不但有名流,还金屋藏娇,招募了大批金发碧眼的少女——偏爱白人、偏爱未成年,组织他们提供不可描写的服务。

如此行动,在美国是重罪。因此2008年,由于涉嫌2002年至2005年期间组织招募未成年少女参与性交易,爱泼斯坦因教唆未成年少女卖淫罪被判18个月。

但性丑闻事件远没有结束。

今年7月,爱泼斯坦再次被捕。由于正值美国2020大选前期,外界都先当作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竞争手段,还被认为是攻击特朗普的方式——即使民主党前总统克林顿也牵涉其中。

MIT牵涉其中,知名教授撇不清

谁也没想到,有学术——还是人工智能大牛也被牵出:

来头很大,马文·明斯基。

没错,就是“达特茅斯”会议发起人、AI先驱、人工神经网络创始人、图灵奖得主、MIT人工智能实验室首创教授:马文·明斯基(Marvin Lee Minsky)。

一周前,外媒The Verge援用证词称,名为Virginia Giuffre的姑娘,参与爱泼斯坦性交易丑闻案件的举证。在暴光的证词中,她表示2001年曾接到爱泼斯坦指导,要求与明斯基产生性关系。

根据记录,事情产生在2001年3月,Virginia Giuffre和明斯基都乘坐私人飞机前往爱泼斯坦的度假别墅,飞机上还有厨师等证人。

那时候Virginia Giuffre 17岁,但明斯基已73岁了。

另外1名证人也证实了Virginia Giuffre的说法。但由于这位AI先驱已在2016年去世,因此已没法对此作出回应了。

但事件还在继续发酵。

这件事,MIT媒体实验室的副教授Ethan Zuckerman也看到了,还和自己的领导伊藤穰一讨论爱泼斯坦的可怕罪行。

他知道爱泼斯坦的资金,有支持MIT媒体实验室的学术研究,但以为那是过去时了。

没想到令Zuckerman意外的是,MIT媒体实验室与爱泼斯坦的关系,没有止步于近20年前,并且还远不限于此。

伊藤告知Zuckerman,这位现在臭名昭著的亿万富豪,其实与自己商业关系非常深入:

爱泼斯坦不但为伊藤经营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提供资金支持,还对MIT媒体实验室一直进行学术资金资助。

随后,伊藤发布公开信,为实验室与爱泼斯坦的关系道歉。

他首次承认曾约请爱泼斯坦到媒体实验室,并接受了这位土豪提供给实验室和自己本人的创业投资资金。

但他并没有泄漏这笔资助到底有多少,据外媒bostonglobe根据公然文件推测,爱泼斯坦的基金会给实验室的资助最少是20万美元。

至于个人,谁也无从得知。

在随后《纽约时报》的采访中,伊藤与MIT均谢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这令Zuckerman倍感失望。

在Zuckerman的个人博客中,他表示自己的研究关注的是社会的公平公正,和对边缘化个人和观点的包容。

伊藤与爱泼斯坦的地下资助,并事后将这件事掩盖的整个过程,是一个极为不透明、不公正的行动,让自己难以在如此违背自己价值观的地方工作。

因此出于珍惜羽毛,也为保护学术信仰。8月21日,在MIT公共媒体中心当了9年主任的Zuckerman主动申请离职。

主角离奇死亡,再无证可对

对这些牵涉其中的学术大牛来说,更悲剧的是爱泼斯坦离奇死了。

即使有委屈,或另有真相,都从此死无对证。

8月10日,亿万富豪、政商学界名流爱泼斯坦,被曝在美国大都会惩教中心监狱上吊自杀身亡。

而且之所以说“离奇死亡”,是由于这个监狱描述为“美国最安全的监狱之一”,其关过墨西哥最大毒枭古兹曼、美国最大黑帮头头约翰.高蒂,被叫做是个连苍蝇都飞不进去的地方。

《华盛顿邮报》还爆料说,有8名工作人员知道,要严格执行不让爱泼斯坦单独留在牢房里,但是在他死亡的24小时里,这个命令竟然被疏忽了。

据《纽约时报》报导,爱泼斯坦的尸检报告显示,他的颈部多处骨折,含舌骨也产生骨折,含舌骨断裂可能发生在上吊自杀的人身上,但是更常见于被勒死的受害者。

但是即使如此曲折离奇,爱泼斯坦还是被当作“自杀”了。

目前,清算还在继续。

伊藤主任发布了道歉信。信中表示,将筹集与爱泼斯坦有关联的资金,收集行业数据非营利组织,并许诺归还爱泼斯坦投资他个人部分的资金。

Zuckerman表示,由于还在给学生授课因此不会立刻辞职,已提交了辞职申请,将在本学年结束时离开。

下一站是哪,目前还没有着落,只知道自己没法在MIT实验室不理不睬忍下去。

并且以后将继续调查伊藤与MIT媒体实验室的交易,把现在所有的谜题解开。

只是“MIT媒体实验室”,这个全球知名的研究机构,名誉受损已在所难免。

学术美誉,从此蒙羞

MIT媒体实验室,这座学界注视的研究机构,是1985年成立的。

“改变了世界”“发明了未来”,都是众人给它的评价。

你看,触屏是在那里发明的,GPS是在那里发明的,还有Kindle用的电子墨水,和小朋友学编程用的Scatch语言,都是在那里发明的。

如今,媒体实验室已有26个研究小组,400多个研究项目。

触及的领域十分广泛,包括神经生物学、生物启发的制造 (Biologically Inspired Fabrication) 、社交机器人 (Socially Engaging Robots) 、情感计算 (Emotive Computing) 、仿生学超级仪器等等。

在媒体实验室工作的Zuckerman此番决意辞职,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的小组展开的研究,专注于社会正义 (Social Justice) ,和对边沿人群和边沿观点的包容。

实验室与爱泼斯坦之间的资助关系,和实验室负责人和爱泼斯坦之间的私人商业关系,都和他的工作内容产生了明显的违背。

而3年前去世的“人工智能之父”明斯基,就是证人所说17岁时被强迫发生关系的对象,也是实验室的创始人之一。

不止如此,更讽刺的是,媒体实验室还曾向在#Metoo运动里贡献突出的三位女性颁过奖。

无论从爱泼斯坦事件的关注度来看,还是从MIT媒体实验室的地位来看,学术圈极可能受到重大的影响。

毕竟,这座实验室,只是众多与爱泼斯坦有所关联的研究机构里,一个光芒万丈的代表。实验室的主人,也是众多与爱泼斯坦有所牵连的学者中,比较显赫的1名。

比如,《纽约时报》报导写到,除媒体实验室以外,爱泼斯坦和麻省理工之间还有其他的财务往来:

一笔是在2017年,发自爱泼斯坦的非盈利组织Gratitude America,金额15万美元;

还有一笔是在2012年,发自Epstein Interests,金额5万美元。

而说到和爱泼斯坦有来往的科学家,不能不提2006年他在自己的私人小岛上举行的、关于引力的会议。

据《卫报》报道,这场会议聚集了21位物理学家,且据传爱泼斯坦全程有三到四位年轻女性陪伴左右。

△霍金参加爱泼斯坦加勒比海小岛集会

另外,他还在作家约翰·布罗克曼 (John Brockman) 主持的年度集会上面见了许多科学家,包括霍金,和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莫里·盖尔曼等等。其中,盖尔曼还感谢了爱泼斯坦对自己提供的资金支持。

还有,基因工程学家乔治·丘奇 (George Church),已由于自己同爱泼斯坦之间的联系,而向公众道了歉。由于,在2018年爱泼斯坦因为教唆未成年少女卖淫被捕后,他还曾经为爱泼斯坦辩解过。

在所有与爱泼斯坦有联系的科学家里,他还是第一个道歉的人。

网友评价

大家如何看待这场地震?

有太多的人,都表示非常震惊。

有位网友的评论,引发了很多共鸣:

人们常常更愿意相信学识渊博、位高权重者同时具有更高的道德感,惋惜这只是一种错觉,或幻觉。

有网友对此表示无奈,“毕竟有光地方,总有影子。”

一样,也有人给出了感慨:

所以,管好自己是最难的。君子不欺暗室,不容易。

你如何看待这场地震?

参考文章:

http://www.ethanzuckerman.com/blog/2019/08/20/on-me-and-the-media-lab/

https://www.nytimes.com/2019/08/16/business/media/ito-mit-epstein-apology.html?module=inline

https://www.media.mit.edu/posts/my-apology-regarding-jeffrey-epstein/

https://venturebeat.com/2019/08/20/amid-epstein-fallout-mits-center-for-civic-media-director-resigns/

https://www.bostonglobe.com/metro/2019/08/20/mit-more-fallout-from-epstein-ties/2xNSQTkullsjQzfPcVSgjJ/story.html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al-security/at-least-eight-jail-officials-knew-jeffrey-epstein-was-not-to-be-left-alone-in-cell/2019/08/21/28cefc8e-c437-11e9-9986-1fb3e4397be4_story.html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